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互换亲家母做老婆  

2009-12-10 17:2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朗诵读书人 - 万姓仰看 - 仰看与茶都

2012年04月25日 - jxxghk001 - jxxghk001的网易博客

 

原创:互换亲家母做老婆 - 清音 - 清音

                                              

                      清音\文

        序:这是我刚刚听到同事杨婉英女士讲的发生在她同学身上的事。说‘借种’是天下奇闻,和此事相比  小巫见大巫了。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本人只是如实地将它记录下来,并不想做任何评论。把它放到社会当中,让大家说去吧。  

                                                                 

原创:互换亲家母做老婆 - 清音 - 清音

                         

                           

       2006年春节过后,元宵节之前的一天,在八面通的一个具有三百户人家的边远山村——小亮子村的一农户,披红挂彩,鞭炮齐鸣。原来这是木匠周立和和他的老伴秦香云正在给儿子娶媳妇。儿子周宝明和同村的王娟恋爱 了一年多,终于喜结连理,全家上下都兴高采烈、笑不拢嘴。周家提前杀了两口大肥猪,酒席很丰盛,每桌16个盘,菜码很满,八凉八热,鸡鸭鱼肉、排骨肘子样样齐全,从早上6时开始放桌,一次放三十桌,一直放到中午,几乎全村人都上了酒桌,有的还吃了两顿,吃完了还装塑料袋,把桌上剩余之物席卷一空,拎回自家去享用,烫上小酒,将这些“折摞”(指从席桌上装到家里的剩菜)在锅里热一热,慢慢地坐着细细地品味。这是本地农村的习惯,习以为常。把借街坊邻居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都送回去,清扫了垃圾,送走了所有的客人,天也黑了下来,小两口单过,拿一些酒菜回家和一些要好的青年在一起饮酒猜拳行令去了,至于晚上闹洞房,自有人主持,用不着老的跟着掺和,老夫妇俩松了一口气。然后,热菜准备自己好好喝一 顿。

    “把亲家叫来吧,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哪那么些说道。”周立和说道。

   “去叫吧,咱亲家到一起好好乐和乐和。”正在炒菜的老伴回应道。

     

                 二

【原创】七绝。三首(新韵) - 一片云 - 一片云


      人称色魔的46岁的周立和,中等个头,水蛇腰,背有点驼,圆鼓鼓的一张脸倒挺白净,淡得不细瞅很难发现的几根眉毛,下巴上长着几颗稀疏的的山羊胡子,两只小眼睛眯缝着,把聚光点都集中到了女人身上,一见了女人,嘴上就象抹了蜜,甜兮兮的,什么好听说什么,虽然男人瞧他不起,倒挺有女人缘。不过,说句公道话,他除了嘴上快活快活之外,也没有什么过格的行为。他和老伴秦香云、亲家王大富、亲家母夏金花自小一起长大的,熟悉得有时不分彼此。亲家和他家只隔了两家,几步远的路,转眼就到。推门进屋,只见亲家母夏金花正蹲在地上往灶坑里加柴禾,周立和照着她的屁股就拍了一下,笑着说:“你撅着大腚想好事呐?”夏金花扭头一见是他,故作生气地说:“都做亲家了,还这么没正行,拍得人家生疼的。”“亲家摸嘛,你就得我来摸了。”说着,又在那滚圆的屁股上摸了一把。“瞧你那副谗样,象个饿鬼似的。”夏金花满眼喜滋滋地瞅着他。“谗也捞不着,长富呢?”夏金花向他努了一下嘴,道:“王二楞要买羊和他借钱,他给送钱去了,就快回来了。你不在家忙乎,跑这来干啥?”“忙完了,走,和长富一块喝酒去。”“哪有这个说道哇,与习俗不相符嘛。”说着,夏金花又瞟了他一眼,那眼光里透出一百个愿意,周立和心领神会,道:“今个最高兴的是咱两家,管它那个呢,咋高兴就咋来。”“可也是。”夏金花抚弄了一下头发,扭动了一下屁股。这时候,长富回来了,三人连说带笑地向周家走去。

       走进外屋,夏金花见室内的物品摆放的整整齐齐,镶嵌瓷砖的锅台及锅盖、碗家柜、坛坛罐罐,包括锅炉都擦得干干净净、晶明瓦亮,她不由得由衷赞叹道:“香云,你真行,屋子收拾得真利索,全村也只你一家,再找不出第二家来。”香云笑了笑说道:“马马乎乎,来,快入座。” 在厨房安放的饭桌子上,鸡鸭鱼肉热气腾腾地摆得满满的,三人落座后,秦香云已烫好了一壶酒端到桌边,斟满了四杯酒,然后向周立和一递眼神,周立和说道:“这小两口的喜事可以说办得圆圆满满的、风风光光的,咱的亲家也嘎成了,今天,最高兴的是两个小的和咱四个老的,来,我提议,咱们先干一大口。”四人干了一大口,呛得秦香云咯咯咳了几声,擦了一下流出的眼泪,吃了几口菜之后,举起杯让道:“以后是亲家了,咱又是自小一块儿长大的,愿咱们以后更加亲密,我提议一口”,大家又同饮了一口。她个头不高,却很丰满,人的相貌虽然一般,但炕上缝连洗做、田间春种秋收,样样不含糊,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未出阁之时,她和王长富情投意合,却因所谓“鸡猴鸡猴不到头”的属相不对,在双方父母的共同干预之下,硬性拆散。

       一杯酒下肚之后,王长富站起来说:“现在多好,小年轻的,想和谁搞对象就和谁搞对象,老人想干预也不成,为了后代的幸福咱干一口。”“干!干!干!”其他三人一起响应。这长富身材中等,身板结实,吃苦耐劳,为人本分,但不善言辞,桌上的这句话可是他多年反复咀嚼的心里话,不然,他也不会说得这么顺溜。一句话,说得秦香云心里“咯噔”一下子,顿时觉得暖融融的,“他心里始终没有忘记我。”想到这里,秦香云深情地望了长富一眼,这一幕没有逃过色魔的眼睛,他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原来,这周立和对夏金花早就垂涎三尺,夏金花身材高大,白白净净的大脸盘、大眼睛,确有几分姿色,平时好梳洗扮,虽然好忸怩作态,故做正经,却也喜欢撩闲、打轻骂俏,属于光撩汉不养汉的那种女人。这使得周立和见了,经常心猿意马,虽然挑逗几回,那婆娘似乎有意,却上不得手,急得色魔抓耳挠腮,则无可奈何。又喝了一会儿,夏金花将众人的杯子满上,浪声浪调地说道:“感谢亲家的一番美意,可惜,我不会说,也不会喝,但也不能辜负了亲家,为了孩子和我们的幸福,加点力度,把这一杯干了吧。”“好!亲家母,痛快。”周立和举杯和夏金花的杯一碰,发出“当!”的一声脆响,相互会意,一仰脖都干了下去。那秦香云酒量不大,已经喝多了,但亲家母提议,又是自家招待,不能不喝,她分几口勉强把这杯酒喝下去,感觉不好,急忙跑到外面“清理肠胃”了。长富擅长喝慢酒,喝急了必醉,一杯下肚,感到眼前看人成双、发晃,便歪歪斜斜地向里屋走去。他进屋坐在沙发上,感到脸上直发烧,脑袋忽忽悠悠的,只好坐着不动。秦香云端了一杯茶水进屋,放在茶桌上,让长富喝茶。她转身准备出去,长富一把拽住她,她顺势坐在了长富身边。长富搂住了她的腰,用左手指指自己的心口,香云点点头。这长富确实喝醉了,不然,他不会这么大胆。他又想抱住香云,香云摆摆手,指指外屋。

 


[原创] 沁园春◇访莲 - 笑口常开 - 王宇平的博客



 见二人都进了里屋,色魔胆量陡增,他也知道夏金花有酒量,决心和她一拼高低。那夏金花喝酒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人生难得一回醉,男女搭配,喝酒不醉,她也决定豁出去敞开量喝它一把。色魔盯视着她,说道:“穆棱河水波连波,立和愿和金花喝。”二人碰杯,一杯酒进肚。“穆棱河水浪打浪,和你喝酒敞开量!”夏金花也不示弱,“当!”杯子碰了一下,又一杯酒喝下肚。

      “穆棱河水清又清,和你喝酒人年轻。”一碰杯,酒下肚。

       “穆棱河水急奔腾,和你喝酒你不行。”一碰杯,酒下肚。

       “穆棱河水深又深,你可知道我的心?”一碰杯,酒下肚。

        “穆棱河水长又长,你哪能有好心肠?”一碰杯,酒下肚。

原创:互换亲家母做老婆 - 清音 - 清音         二人喝潮了,竟然到了无所顾及的地步,色魔接着说道:

         “穆棱河水逐浪高,天南地北不相抛。”一碰杯,酒下肚。

         “穆棱河水水连天,和你就怕不平安。”一碰杯,酒下肚。

         “穆棱河水浪涛涌,同患难又共死生。”一碰杯,酒下肚。

         “穆棱河水浪涛翻,但愿心如磐石坚。”一碰杯,酒下肚。

          二人喝得头昏脑涨,相互搀扶着,东倒西歪地进了屋,相拥着倒在了炕上。秦香云知道他们喝得太多了,扯下两条被子,分别给他们盖上,理解,使她也不责怪他们。她插上了大门,拉下了窗帘,熄了灯,只留下光线暗淡的壁灯,以免被别人发现,说长道短难做人。她又坐到了沙发上,长富饱住了她,她使劲挣扎,但见长富可怜巴巴的样子,心软了,倚在长富怀里,任其抚摩、热吻。之后,她竟主动地吻起了长富。夜深了,不便回家,长富也不想回家,于是抱起香云挨着另两位躺下了。当灯完全熄灭之时,这两位清楚,那两位已经醉得跟死猪差不多,便解开衣扣,行风做雨。二人均感到遍体通泰,浑身舒爽,相互紧紧地搂抱着,再也舍不得分开。这一幕又被颇有心机的色魔发现了,他故意把壁灯打开,那赤身裸体的二人很尴尬。他则指了指正在熟睡的夏金花,到了此种地步,这二人已经无话可说。色魔解下了金花的裤腰带,脱下了她的裤子,那洁白如玉的肌肤使他血液奋张,他急忙熄了壁灯,扑了上去。那金花在睡梦中,误以为是长富,任其玩弄。后来,听到那呼哧呼哧的声音感觉不对,却有觉得另有一番滋味,也很不错,于是,假做不知,哼哼唧唧地说道:“长富,小心点,别弄疼了我。”一会儿又哼哼唧唧说道:“长富,你真不赖,我舒服哇!”那长富听了,还以为是真的,不由得对自己不检点的行为有些后悔;那色魔也以为是真的,只管任意鼓捣,却不敢让她辨别出来;秦香云也信以为真,心想:这事得赶快结束,漏出马脚可要出大事了。

              三

 

原创:互换亲家母做老婆 - 清音 - 清音

 

   色魔从金花身上下来之时,长富拽了他一下,二人心照不宣,互换位置,都回到了自己老婆的身边。天亮前的一个小时,长富轻轻地“推醒”了金花,没有惊扰正在“睡梦中”的亲家,悄悄地开门,蹑手蹑脚地溜回了家。

      此后,两家人都象没发生此事一样,各过各的日子,相安无事。那夜夏金花的哼唧声使长富感到:老婆尽管平时打扮得花俏一些,过日子不仔细,但她是爱我的,别再胡思乱想了;秦香云则感到:胡闹这一把够丢人得了,幸亏金花不知道,趁早钝刀割麦子——拉倒吧。色魔虽然很想和夏金花重温旧梦,但那晚她的哼唧声使他不敢再有非份之想。

       转眼之间,到了四月中旬,春风光临北国,咋暖还寒。绿草尽管还未长高,却也将裸漏的地皮遮盖住了,树木泛青,叶子正在逐渐地茂密起来,山上的野菜也脆生生地长起来了。夏金花一大早就提篮上山挖菜,傍晌,已挖满了一大篮子野菜,从山坡上走下来,恰与上山寻锄杠的色魔相遇了。色魔问了一句:“挖野菜了?”之后,两只色咪咪的眼睛就在夏金花身上上下下梭巡着。夏金花脸色一红,微微一笑道:“谗鬼,那晚上叫你鼓捣稀了,咋还没个够?可把老娘折腾毁了。”“你知道?”“开始以为是长富,后来你鼓捣了那么长时间,咋还不知道?”“那你喊得哪出长富哇!”“蠢货,我知道他走没走哇,让他知道我是心甘情愿的,以后还会有我的好哇。”色魔开心地笑了:“说我蠢货,你才是十足的蠢货呢,那两位事先已经干上了,要不,我那敢守着他俩和你干事?”“真的?长富能干出那事儿?”色魔显出一副讥笑的神色道:“你回家问问不就知道了?”夏金花听了,气呼呼地说:

       “那,这层窗户纸就容易捅破了,干脆,两家的公母掉个个儿,我嫁给你,香云嫁给长富,互换亲家母做老婆咋样?”

        “你同意?”

        “要不是当年给我妈治病借了他家不少钱还不上,我哪能嫁给他,吭哧吭哧的,一扁担也压不出个屁来,我早就和他过够了,只要你对我好,我同意。。”

          “我一百个愿意,那咋跟他俩说呀?”

           “明天长富过生日,晚上我准备几个菜,请你俩过来,把这事儿定了。”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有言道:屋内说话墙根听。也是无巧不成书,想不到两人的一席话尽管声音不大,却被在山下小河边洗脚的长富听个一清二楚。心想,看来,这个老婆还真不能要了,既然不成心和我过日子,那就趁早土豆子搬家——滚蛋!香云是过日子的一把好手,和她在一起后半生肯定错不了。 

第二天晚上,长富和金花的儿子事先吃完饭被打发到他姥姥家去了。色魔拎了两瓶“牡丹江特曲”、秦香云给长富买了一件羽绒服,来到了王家。寒暄了一阵子之后,摆上炕桌,夏金花端上了四菜一汤,四碟菜是炸河鱼、笨鸡炖蘑菇粉条、苦瓜煎蛋、醋熘排骨;汤是豆腐作成的大酱汤。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色魔发话了:“有件事我想当着大伙的面说一说,相互议一议 ,如果不妥,就算我没说,咱都是从小的光腚娃娃一块长大的,深了浅了,谁也别往心里去。”他顿了一下,看看三位的脸色,心里增加了一点底气。秦香云抢白了他一句:“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梗梗哧哧的,真没劲。”色魔接着说:“冬天晚上咱四个喝得那顿喜酒,可以说是小两口的,也可以说是咱四个老两口子的,我看香云和长富挺合适,老感情还没断,我和金花也挺般配,说话喝酒都挺投脾气,干脆咱们互相换一换吧。”半饷,秦香云又发话了:“你怎么能想出这个馊点子来?金花,你啥意思?”夏金花忸怩了一阵子说:“那事儿都做出来啦,哪天亲家喝点酒顺嘴胡咧咧出去,俺在村里还咋做人呐。”“看来你是同意了,长富呢?”“俺愿意。”

秦香云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你们想得倒美,直知其一,不知其二,想过孩子吗?金花,咱俩换个个儿,我儿子是叫你妈呢,还是叫你丈母娘?媳妇是叫你婆婆呢,还是叫你妈?村里的舆论会咋样?” 色魔道:“孩子咋叫都不矛盾,村里人说啥能咋的。”“那有啥办法呀,”金花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顺其自然吧。”

秦香云 见三人的态度都很坚决,对色魔也不再抱任何幻想,也同意了。其实,能和长富在一起,她心里感到踏实,还是很满意的。

后来,四人又多次在一起就财物分配等问题进行磋商,达成协议后,双双到镇司法所办理了离婚、结婚登记证,全都实现了自己的心愿。

 

原创:互换亲家母做老婆 - 清音 - 清音

 

四 

想不到此事一经传扬开来,竟然涌起了轩然大波,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竟创下世界奇闻,而且是创办吉尼世界记录以来从未有过的,全村从老人到孩子都把这当作奇闻逸事议论不已。四位当事人的子女强烈反对了一阵子,也就告一段落了。而其他人却不依不饶,并把矛头都对准了色魔和金花,似乎长富和香云婚前那番恋情就是他们应该合情合理居住在一起的许可证。舆论的高压之下,二人尽管也很不舒服 ,但挺了一阵子,也就过去了。另两位就难过了。时常有人在他们面前冷嘲热讽,嬉笑嬉戏,弄得二人苦笑不得、无地自容。半年后,举家搬迁,进关内谋生去了。至于搬到了什么地方,就没人知道了。   

           原创:互换亲家母做老婆 - 清音 - 清音

 


ahuang830 对我的日志《原创:互换亲家母做老婆》评论道
吟岁月,
岁月轻吟。
昨夜的星辰,
浪漫了初夏的晴空。
等待中,
守望成一个多彩的期盼!
奔入了神话般的冲浪,
体验了梦幻般的踏汐,
演绎了映像般的逐影,
重温了童年般的嬉戏……
初夏的风,
穿越前世的回廊,
抚一曲千年的古韵,
引蝶翼般美丽的飞翔,
撷满怀的相思,
凝成殷殷红豆,
托明月上的清风相送。
祝君夏安!
回复-删除-举报
1分钟前
我:
 ahuang830:朋友,您好!
        感谢你的光临、激励和支持。本人将把你的《吟岁月》美文,附于《互换亲家母做老婆》之后,长期留念。祝你幸福平安。

  

 沂水寒 对我的日志《原创:互换亲家母做老婆》评论道

我说道:


  &n...


原创:互换亲家母做老婆 - 清音 - 清音

     朋友小说很有趣,

        公婆岳丈互換妻,

            扒灰抹灰自家人,

               只是苦了儿和女。

                                  原创:互换亲家母做老婆 - 清音 - 清音原创:互换亲家母做老婆 - 清音 - 清音


 

 

 

 

               

         

          

  

  

 

 

 

 

 

                                 

 

 

  

  

 

 

 

 

 

 

  评论这张
 
阅读(8456)| 评论(3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