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他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  

2010-01-09 10:1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音\文

人生就像下棋一样,关健时刻走错一步,输掉的就是全盘。

                                           作者

    一、幸福的时光

2006年9月27日清晨,整个穆棱市的上空布满了阴云,淅淅沥沥的雨下个不停。六时许,宾仪馆的灵车开路,后面冷清清地尾随四辆送葬车,从八面通街里开出,走上301国道,缓慢地驶向穆棱市宾仪馆。一位在街道旁边居住的中年妇女倚着房门怅望着逐渐消失的车队,泪流满面,她终于忍不住悲痛之情,趴在床上呜呜地痛哭了一场。她叫徐梅,是拉走的灵柩中死者尚岩的前妻,情绪稍稍稳定之后,她不由得回顾起他们共同生活的美好时光。

时光回溯到二十四年前的春天,当时的徐梅已出落成为一位秀颀的大姑娘了,经人牵红线,她与二十三岁的小伙子尚岩见面了。小伙子1.80米的大个儿,浓眉大眼,身材魁梧,语言不多,憨厚老实,在某企业汽车队当司机。二人一见钟情,双方家长乐意,在谷穗黄了的时候喜结连理。

 

原创:他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 - 清音 - 清音

 

徐梅虽然没有工作,但治家有方,精于计算,婚后生育一儿一女,不但生活水平没有下降,还盖了五间红砖大瓦房,十分气派。街坊邻居都说:尚家娶了个精明强干的好媳妇。尚岩每晚下班回来,贤惠的媳妇总会把洗脚水端到他跟前,他洗完之后,再端出去泼掉。然后放上饭桌,摆上可口的饭菜,烫上一壶热乎乎的烧酒,斟满杯子,让尚岩吃好喝好。一年冬天,尚岩不慎把手烧伤了,裤子提不上,徐梅无微不至地伺候他,他非常感激,感到特别温暖,心满意足。

二、交上桃花运

转眼之间,十六年过去了,二人已经成为三十七、八岁的中年人了。尚岩由于技术娴熟、为人忠厚,被单位一把手相中,成为领导司机。随着与领导进出酒店舞场次数的增多,他的眼界开阔了,原来,外边的世界真精彩,自己循规蹈矩的生活实在太乏味了。

一天傍晚,尚岩开车送厂长去牡丹江市开会,会议要开三天,他准备一人开车回来。他将车开到一个快餐厅附近停下,想进饭店吃点东西再走。“尚岩大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使他扭转头去,他只觉得眼前一亮,厂里有名的大美人芦月娇就站在他面前。她身材适中,不胖不瘦,鸭蛋脸,白里透红,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即使不说话,也使人砰然心动。原来,她在商店租赁了一节柜台,专门销售化妆品,看到她携带的一摞摞精美高雅的小包装箱,他知道她是进货来了,不由分说,帮她把货装进后备厢中,“找个舒静的地方吃吧,我也饿了。”芦月娇热情地说。二人上了车,开到一个位置较偏僻的小饭店停下了。又寻了一个较小的舒适温馨的雅间,芦月娇很内行地点了四盘可口的佳肴,二人举杯对饮。尚岩本来就喜欢喝几口,现在有美人陪伴,不由得酒量大增,连喝了三大杯,竟然不醉,而芦月娇不但陪喝,还不停地劝酒夹菜,这使尚岩非常感动,心想:“她要是我的媳妇该有多好!”二人边喝边谈,越喝越热乎,越谈越近乎。尚岩醉眼迷离地望着面若桃花的芦月娇,神不守舍。而芦月娇也不时的向他暗送秋波,仅一顿饭,二人已变成心照不宣的情人了。其实,二人所谈的也无非是家长里短,工作是否顺心等身边琐事。其言谈举止,也看不出有什么共同的理想和爱好,只不过是两性的需要,而不加节制地相互吸引罢了。

饭后,二人又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舞厅,明灭不定的灯光、催人欲睡的舞曲,使二人沉醉其间,相拥相抱,难以自拔。这种生活使尚岩感到浪漫,刺激。二人返回八面通已经后半夜了。后来,二人的情感不断升温,竟然同时做出决定,和原配离婚,两人在一起生活。其实,芦月娇的家庭也很理想,丈夫温文尔雅,富有文才,在某局担任秘书,儿子5岁,聪明灵俐。然而,这芦月娇天生不是个安分守已的人,自打尚岩调到厂部给领导开车,她搭眼见到这位高大英俊、肩宽体阔的男人,就春潮涌动,一见倾心,觉得唯有依偎在他的臂膀里才是最幸福、最安全的港湾。

徐梅知道了尚岩的不检点行为,非常伤感,对他作出离婚的决定十分震惊,她强忍伤痛劝阻尚岩:“我知道你的犟脾气,一旦决定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但你俩属于狗扯羊皮,在一起过不长。再说,咱的孩子都十六、七了,再有几年就变成大姑娘和小伙子了。你离,和孩子怎么交待?你可以先别离婚,和她过两年试试,不行,再回来。”然而,尚岩是花岗岩的脑袋进不去盐酱,非离不可。尚岩和芦月娇以抛弃两个家庭配偶和子女的沉重代价走到了一起。

三、路越走越窄

二人再次步入了婚姻的红地毯,似乎读懂了人生的真谛。他们金钱虽然不多,却舍得大把地花;他们的青春去不再来,却舍得尽情地享用。每天进酒店、上歌厅、约朋友玩麻将赌输赢,恣情任性,似乎生活就应该这样。二人开开心心,乐不可支。然而风光的日子只是昙花一现,由于单位不景气和尚岩年龄偏大,他被打发回家,只好给个体企业当司机,而芦月娇先后开过化妆品商店、饭店、服装店,因为本人经常离岗,不善经营,可谓走道拔大葱,干啥啥不中,二人入不敷出、捉襟见肘。他们过着野狼一样的生活,得到肉食就美美地饱餐一顿,得不到食物,就随便对付几口,填饱肚子即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离异的另外两个家庭,尽管负担重,却都比他俩过得好,二人可谓稀里糊涂混了八个春秋,转眼之间到了2005年。私下里,暗自也都互相后悔,但脚上的泡是自己走的,怨不得别人,只能自作自受。

可叹啊,漏屋偏遇连阴雨,破船偏遇顶头风。想不到尚岩竟得了脑血栓,两手颤抖不听使唤,开不了车了。芦月娇属于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绣花枕头,这日子象不上弦的钟表一样简直要停摆了。二人的心绪都很恶劣、败坏,尚岩更是暴躁易怒、变化无常,相互的感情也变得非常脆弱,简直不堪一击。

2005年4月11日18时许,经过深思熟虑的芦月娇炒了四个菜,温了一壶酒,二人在厨房里的支上饭桌对饮起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芦月娇见火候已到,便和颜悦色地对尚岩说:“咱俩再这样生活下去,互相谁也照顾不了谁,也只能喝西北风了,咱好和好散,就此分手吧。”想不到尚岩听后竟暴跳如雷地骂道:“臭他妈娘们,看我不行了,你就想散伙,我叫你散!”说着,他操起灶边放着的撮煤锹,向芦月娇劈头盖脸地砍去,砍得芦月娇前额鲜血淋漓,芦月娇的心彻底地凉了,她怨恨交加,忍痛报案,尚岩构成伤害罪,被公安人员缉拿归案。二人恩断义绝,痛快地办理了离婚手绪,经协商,大度的尚岩在冷静下来之后把两间房子全给了芦月娇,自己净身出户。尚岩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因疾病越来越重,仅在狱中服刑半年,就被取保候审。呆在他唯一的妹妹家。

 

原创:他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 - 清音 - 清音

 

 四、人生多寂寞

出狱后的尚岩已经成为一个只会吃喝拉洒的废人,常住妹妹家并非长久之计,远在珠海的儿女都成家立业了,他们合伙在那里开了一家饭店,生意挺红火,便把他接去了(徐梅仍在八面通一人单过)。一到珠海,他就感到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孩子在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一撇就撇了他们八年,现在孩子们自立了,他却要他们养老,而他才44岁,就要人家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地照料。而子女们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这使他很过意不去,便以在珠海待不惯为由,坚决要求回家。这给子女们出了一道难题,回家?他哪还有家呀?最后研究决定,将他送回八面通,找一家敬老院,雇人伺候。尚岩感到离子女远一点,自己不至于特别难堪,就同意了。

谁知敬老院里每天见到的都是行将就墓、走路直掉渣的一些老人,他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由于始终见不到一个亲人,别人对他都很冷漠,躲得远远的。他感到度日如年,寂寞难耐,病情也急速加剧,竟然说不出话,连穿衣脱裤大小便都需要别人照顾。病长无孝子,何况一些不相干之人?前妻徐梅有心与他复婚照顾他,但碍于亲属的怪罪和自己的脸面,只能干着急上火。尽管如此,徐梅也来看过他两次,给他喂饭喂药,两人默默无语、泪湿前襟。每看尚岩一次,徐梅就大病一场,无法,她只好不再去看望了。他身体某些部位已开始腐烂,气味难闻,苍蝇、蚊子日夜围着他,驱之不散。他痛苦到了极点,却又病得发不出声来,到后来似乎眼泪也流不出来了。死神一天天向他走近,而他到了2006年才仅仅45岁,在他病情加剧之时,妹妹和妹夫把他接到了医院,但住院还不到一个星期,他就撒手人寰了。

悲夫!尚岩,你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而且结局这样令人沉痛、心碎!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1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