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百年咒语  

2009-06-11 06:52: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年咒语__为穆棱市建县100年而作 - qingyin - qingyin56 的博客

                  清音\文

        序:这是我的一篇篇幅较长的童话,早年看过格林兄弟童话《玫瑰公主》,当时感触颇深,岁月流逝,原故事的许多情节已无从记起,但"厨师要搧童工一耳光,却睡着了,百年之后才醒来,终于搧了童工,重新开始了正常人的生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烙印。这就是我《百年咒语》之源泉。

 

                                                  

        1909年6月2日,当时居住在离八面通(现在为穆棱市市委市政府所在地)东南约30里远的豁牙山脚下有五户人家。当天,是淘金人张广的儿子张钟山和渔夫于得水的女儿张于氏(那时妇女受歧视,一律无名)新婚之日。猎户朱奎和牧马人白骏前来庆贺,皮货商贾庆做生意未归,但他妻子马大丫来给当厨师(那时的妇女一律从3.4岁起就开始裹脚,马大丫3岁时妈妈给她裹脚,她又哭又闹,死活不让,父母心软,就放弃了。所以她也有了马大丫的绰号。)。8时许,放完鞭炮,其他的人还在院内吵闹,已入洞房的新娘坐在里屋的炕边,蒙着盖头,新郎面带微笑瞅着新娘。朱奎和马骏正坐在外屋炕桌的两旁碰杯,马大丫在厨房炒菜。一位高大的俄罗斯妇女走进来,用生硬的汉语嚷着要喝喜酒。马大丫知道这位常来此地的老毛子娘们是个巫婆,一向心直口快的她张口就说:“你喝这酒怕给人带来不吉利。”巫婆生气了,扭身就走,临出门时嚷了一句:“这屋的人将昏睡一百年。”她的话应验了,屋里的人保持原有的姿势睡着了。当时,一只苍蝇正飞到朱奎的头上,准备落到盘子上品尝红烧熊掌的滋味,张家的小黑狗黑子正在啃白骏丢下的一块骨头,房后屋檐下燕窝里一只燕子刚刚探出头来,准备飞向蓝天,也都睡着了。

                                    二


盎 然 春 意 - 逍遥客 - 逍遥客


       巫婆的话院子里的人都听到了,谁也不相信,一起走到屋内,见到各种姿势熟睡的人和小狗,才信以为真。用手靠近他们的鼻翼,呼吸都很均匀,想把他们抱到炕上去睡觉,却一个也抱不动,张广看了一眼挨着北炕、在地上横靠着西山墙的衣柜上的座钟,时间定格在8.30分,钟摆也停止摆动了。大家甚是诧异,这才想起出去找巫婆,但巫婆已不知去向。

      张广立刻招集五家主事人在一起开会,屋内的五人和五家息息相关,大家在一起反复商讨,做出如下规定:一、推选张广为五人安全保卫组组长;二、从即日起,对张家老宅实行轮流守护,昼夜不间断;三、大人孩子一律不准对外宣传此事,以防泄密;四、从即日起,不得将任何外人引进村里,包括亲戚;五、在张家老宅栽上树木,并且多养狗,以防不测;六、五户人家陆续搬离此地,新选一地址在一起居住,一旦有事,可共同商量对策.....

       那时的穆棱市人烟稀少,山高林密、古木参天、水草丰茂,东北虎在高山骏岭中悠闲地漫步,野猪成群地在密林中穿行,熊瞎子经常到田野里祸害庄稼,狼、狐、豺、梅花鹿、獾子、貉子、松鼠、兔子、刺猬、野鸡、野鸭、大雁、喜鹊、布谷鸟、白头翁、单顶鹤等走兽飞禽应有尽有。木耳、蘑菇、松籽、榛子,满山遍野。猴头蘑、人参、貂皮,也不难寻。人们形容雁窝岛的顺口流___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场饭锅里。用来形容当时的穆棱,一点都不为过。      

       二十二年过去了,张家老宅平安无事。1942年的八月间,侵占了八面通五年多的日本军官少佐小野一郎心血来潮,带领80多个日本鬼子到豁牙山旅游,这些鬼子刚走到山脚下,突然,从树林中冲出一百多条野狗,见了他们,连撕带咬,十分凶狠,鬼子没有任何准备,连哭带嚎地逃跑了。      

       第二天,小野一郎率领一百多个鬼子,带着轻重武器,发誓要消灭这群野狗。奇怪的是他们气势汹汹地走到山半腰,也没见到一只野狗。小野一郎感到气氛不对,正准备回撤,突然,对面枪声象爆豆般地响了起来,子弹雨点般地射向了鬼子。鬼子连忙回击,背后又响起了枪声,四面喊杀阵阵,小鬼子不熟悉地形,蒙头转向,最后,竟全被消灭了。原来,于得水的儿子于游是抗日联军穆棱支队队长,听到鬼子被狗咬伤之后,断定他们第二天会回来报仇,便事先设下埋伏,使鬼子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三


盎 然 春 意 - 逍遥客 - 逍遥客


          此后,张家老宅一直处于山高林密的森林深处,又有五家的后代精心守护,一直风平浪静。这一百年来,中国经历了满清皇朝、辛亥革命、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北伐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抗美援朝战争、土地改革、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惊天动地的大事件,穆棱市也始终伴随着祖国的脉波而起伏跳动,唯独张家老宅里熟睡的五人浑然不觉。百年来,五户人家始终忠实地守护着张家老宅,那一百多条狗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五户人家换了一代又一代,张广、于得水和当日做皮货商生意未归的贾庆,早已离开人世;第三代人也都七.八十岁了,所剩无几。第四代正处于青壮年,第五代正处于青少年。奇迹出在第二代,贾庆和马大丫当年有个四岁的女儿于贾氏(成年后嫁给于得水之子于游)还活着,已经104岁了,尽管脸上的皱纹比老树皮的折子还多,但身板硬朗,生活能够自理。当年这五户人家有39口人,百年的繁衍,现已达到四千余人了。一小部分还在八面通,大部分分散在祖国各地,但所有知情的后代都在等待五位老寿星醒来这 一天。

                            四

  

   盎 然 春 意 - 逍遥客 - 逍遥客


     那令人振奋的2009年6月2日终于来到了,这天值班守护张家老宅的是贾庆和马大丫的第四代___从孙子贾大团和贾大圆。二人昨晚几乎一夜没睡,即憧憬五位老人复活时那激动人心的情景,又担心他们不会醒过来,而使大家陷入悲痛之中。一早起来,二人就把一百多条狗圈好.喂好,防止它们出来伤人。半月前,五户的主事人于文凯(是贾大团哥俩的表弟)已通知全国各地的五户人后代,五人苏醒之前要及时赶回来。于文凯现任穆棱市副市长,他把张家老宅的故事 提前向市委市政府作了汇报,引起了市领导们的高度重视,尽管6月2日全市举行穆棱市建县100年庆典,特别繁忙,但市委书记仍指示于文凯和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亲自抓好此事。预计五家能汇集3000余人,所以决定将能容纳近四千人食宿的“天下客”大酒楼供五家后代休息。并指派五名全市名医带上必备的医疗器械和药品同去张家老宅,一旦五人出现不测,便于及时抢救。百年以来,张家老宅近处的其他四户早已搬走,张广和小儿子张钟林也和四户人家搬到了一起。老宅四周栽种的树苗已长成了参天大树,紧紧地包围着张家老宅。为给前来迎接五位老人的后代和其他人提供方便,经请示林业部门批准,放倒了一些大树,开辟了一条通道。


      美景美人图 - 清音 - 清音


        早晨8点正,所有的人都来到了:五户人的后代、五位医生、五家人的亲朋好友、新闻记者、摄像摄影记者、还有一些素不相识的热心人。这其中还有三位特殊人物,一位是104岁的于贾氏,开着奥迪轿车将她送到老宅的是她的孙媳妇柔丽,这柔丽和阿廖沙属于另外两位特殊人物。这两位是俄罗斯人,是亲兄妹,是当年俄罗斯巫婆的后代。柔丽嫁给了于文凯,她在八面通的中心地带开了一家俄罗斯服装商场;阿廖沙和朱奎的第四代孙子朱广山合伙在穆棱市下城子镇开了一家名为“合兴”的木业加工厂,颇具规模。再说这所老房子,是木草结构的,墙壁完全是由圆木凿成槽,然后卡在一起组成的,房盖苫得是草,烟囱是一个空壳的大树桶子,过去的人啊!可真会想办法。由于前来迎接五位欲醒的老人的人太多,围得又密,多数人离得远,见不到屋内的情景,有的人干脆爬到大树上去拍照,近处的人不错眼珠地瞅着屋内。贾于氏被柔丽搀到靠近厨房的窗下,坐在事先为她准备的椅子上。老人含着眼泪望着正在炒菜的马大丫。那马大丫个头很高,丰满结实,双眼皮,大眼睛,大脸盘,白白净净的。她绾着发髻,发髻上罩着黑色的网袋,上身穿着旁开襟布纽扣的蓝褂子,下身穿一条宽裤腰的黑裤子,脚穿一双衲底的黑布鞋。 她左手端着盘子,右手拿着勺子,勺子里装着顿熟的野鸡顿蘑菇的菜肴,正往盘子里装,却保持着装菜的姿势睡着了。那朱奎身材魁梧粗壮。而对面的白骏却长得比较瘦弱,两人都穿着对襟布钮扣的短褂,端着仅装一钱酒的小白瓷酒杯,在对举着。朱奎脑袋后面拖着一条又粗又长的大辫子,而白骏的辫子却很细小,黄焦焦的,挺难看。洞房里张钟山穿着浅蓝色的长衫,显得文质彬彬的。张于氏个头不高,蒙着盖头,着一身红绸子旗袍,裹着“三寸金莲”(封建社会讲究女人裹脚,认为越小越好,三寸为金莲,四寸为银莲)的小脚, 脚上穿着作工精细的一双绣花鞋。一只鞋上绣着一对戏水的鸳鸯,另一只鞋上绣着粉红的芍药花,花上翩飞的两只蝴蝶,堪称为精美的工艺品。     

  时间慢慢地向8.30分靠近,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盯视着屋内,大气也不敢出,空气似呼也凝固了。“时间到了,老人们怎么还没有醒啊?”张大圆突然喊了一声,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 

  “你的手表快了5分钟,”于文凯说:“要沉住气,耐心等待。”

                               


【原创】多彩双色茶花 - 零心 - 零心的博客


      即将到来的5分钟,大家等得十分漫长,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还没到来。有的人紧张得脸涨得通红,有的人紧张得脸吓得煞白,贾于氏紧张得嘴角不停地抽动着。8.30分终于来到了,只听屋内衣柜上的老座钟“当!”的一声大响,接着钟摆便“嘎噔嘎噔”地走动起来。时间一到,屋里的一切生物都活动了起来:厨房灶坑里已经熄灭的火焰“呼”的一下子着开了,同时锅里未盛出的蘑菇顿野鸡的美食也滋滋拉拉地响起来,马大丫把勺子里的菜倒到了盘子里。里屋的新郎走到新娘跟前,轻轻地掀起盖头来。新娘笑眯眯地望着新郎,桃花一样的脸蛋儿羞得通红。外屋炕上对面桌坐着的朱奎和马骏碰了一下杯,异口同声地说:“干!”一仰脖子,一小杯穆棱老白干同时下了肚。原来,在小酒盅里装了一百年的那点酒竟然也没有蒸发,你说神奇不神奇?那只飞在朱奎头上的苍蝇刚刚要落到盘子上,就被马骏用手赶走了。小狗黑子也睁开了眼睛,咯吱咯吱地啃起骨头来了。靠近衣柜右侧的墙洞里蹿出一只老鼠,吱吱地叫了两声,向厨房窜去,原来巫婆说咒语时,墙洞里竟然住着一只老鼠,也跟着沉睡了百年。老宅后屋屋檐下燕窝里探出头来的小燕子竟然也没有被冻死,从窝里飞了出来,落在对面的一棵白桦树的树枝上,张开尖尖的嘴巴:“几公几公几公几公,几公几公几”地唱了起来,一转眼,从燕窝里又飞出一只小燕子,一面飞翔,一面“井鞥井井井井井井井”地叫着,落在白桦树上的燕子也飞了起来,两只燕子一前一后地飞上了蓝天。     

        这一切,把所有的人都看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首先,大家让开一条道儿,让柔丽扶着于贾氏先进厨房,然后才陆续地走进屋。屋里的人见到外面来了这么多的人,而且还带着些他们从来没见到过的玩意儿,都惊呆了,干嘎 巴嘴,一句话也说不出。于贾氏颤颤微微地走到马大丫跟前,抓住了马大丫的一只胳膊,流着泪水说:“妈耶,你终于醒来了,女儿几乎天天看着你,都看九十多年喽,眼泪都快流干喽,见你象石头人似地就那么站着,我的心都要揪碎了哇!”马大丫莫名其妙地说:“咦?老婆婆,你的岁数都可以当我的奶奶了,怎么还叫我妈妈,是不是老糊涂了?”当年的马大丫35岁,属于中年妇女,清醒过来之后,身体的各个部位没有任何改变,而她的闺女已经104岁了。


【精品美图】风景如画·美不胜收!~宝贝梦-享受人生

  

       “太爷、祖太奶、祖太姥爷、祖太姥姥、太姑奶奶、太姑爷爷、太姑姥姥、太姑姥爷、祖太姑姥祖太姑姥爷...... ”的喊叫声,响成了一片。“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是怎么回事儿?”五个复活的人连连地说着,不知所措,满脸惊慌。见此情景,于文凯大声说:“大家别急,都先退出去吧,让大夫先给老人们检查一下身体,然后再慢慢和他们解释。”人们陆续地走了出去。医生给他们摸脉之时,个个顺从,而用听疹器和温度计之时,却死活不干,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怕伤及性命。大夫费了好多口舌,才做通他们的工作。检查结果,竟然都没有毛病,这又是一个奇迹。     

  于文凯把事情的原委向五位老人解释清楚了,他们这才恍然大悟,马大丫深有感触地说:“想不到我当年冒冒失失的一句话,竟然惹出这么大的麻烦,说句实在的,平时我也经常和俄罗斯巫婆闹笑话,可是,这次笑话开得不是场合,把她惹急眼了。”柔丽接过话头说:“ 太奶婆, 那位俄罗斯巫婆就是我的太奶奶,她当年发出咒语后,非常后悔,从那以后就不再做巫婆了,她让我们后代人在方便的时候要向五家人道歉,并帮助五家人多做好事。我现在已经是您闺女的孙子媳妇了,咱们是一家人了。”“是啊,我太奶奶让我们多为五家人做好事,替她赎罪。”阿廖沙接着说。马大丫笑着回答:“什么赎罪不赎罪的,要没有当年她那句咒语,我们能有今天吗?我还得谢谢她呢。”

       于文凯决定把五位老人先接回“天下客”酒楼,让他们洗漱一下,好好休息休息。五位老人走出屋子,人们都为他们奇怪的装束而惊呀,照像机摄像机摄影机的镜头完全对准了五人,闪光灯闪个不停,五人不知这是什么玩意儿,吓得往后躲。于文凯及时制止拍摄,但仍有人偷着拍照。大家走到了平坦的道路上,只见道旁停着一排轿车。司机们让五位老人先上车,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怪物,说什么也不上。柔丽把马大丫和于贾氏领到她的卡迪拉柯轿车跟前,让她上车,她往后直闪,于贾氏带头上了车,她见自己的姑娘进去了,认为不会有什么问题,在柔丽的再次动员之下,也进去了。一转眼的工夫,柔丽开着轿车跑没影了,。朱奎大声呼喊:“妖怪,妖怪!把大丫拐到哪去了?”众人听了都直乐,他们更不上车了。无法,副市长于文凯只得从腰包里掏出手机往穆棱市内通话,让人派两辆小马车过来。这几人见于文凯掏出那么点的小玩意儿就能通话,都感到莫名其妙。他们终于等到了小马车,才放下心来。张钟山抱起了小狗小黑,大家坐上车,在于文凯、贾大团和贾大圆等人的陪同下,向穆棱市驶去。                         

         六


【WELCOME TO MY BLOG】ZXWWP【纯原创】NO.7327阳春三月 - 楚国一郎 - 田园诗人楚国一郎STAR秦岭汉水唐风宋韵


       马车刚行出山林,眼前豁然开朗,好个广阔而又明亮的世界,那原始而又古老的大森林哪里去了?远处的楼房鳞次栉比,平坦而又宽广的柏油路四通八,,各种车辆忙忙忙碌碌、穿梭如织。还未进入市内,就听到远处传来震耳的礼炮声,千万个五光十色的彩球飘飘摇摇地升向高空,千万只洁白的和平鸽儿愉快地飞向蓝天,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号角嘹亮。于文凯微笑着说:“运动场上百年庆典活动开始了。”车上的陪同人员个个激动得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飞向运动场,但碍于四位老人的情面,谁也不好说什么,而这“四老”竟浑然不觉。        

  进入市内,这“四老”的眼睛就不够使了,他们象出生不久、似乎稍稍想闹明白一点事理的婴儿一样,看什么都新奇、看什么都搞不明白,而留下种种疑问,又不好随便打听。两辆小马车从焊着每个两米见方的“穆棱卷烟厂”五个镏金大字的大门前经过,这是一个五千多人的大厂子,占地面积就达五里地,四人见了那一排排连成一大片的厂房,惊讶地张着嘴,半天合不上。转眼来到市南小吃一条街,只见楼挨楼依次排开的饭庄的横匾上分别现出:“朝鲜冷面”、“韩国料理”、“川味火锅”、“北京烤鸭”、“天津狗不理包子”、“兰州抻面”、“山西刀削面”、“东北老粗粮”等三十多家涵概全国不同风味的小吃。忽然,张于氏手指一家餐厅的房门惊叫起来:“钟山你看,那里面咋有小人儿,莫不是鬼吧?”众人扭头一看,原来是一家“美国牛肉面大王”连锁店立柜上摆放的电视机正在放电视。贾大团做了一番解释,才解除了她的疑惑。张钟山半信半疑地对于文凯说:“文凯呀,我们怎么感到好象在梦里似的,其实就是梦里也不敢这么想,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于文凯笑着回答:“太老姑夫,一点都没假,你们只看了这座城市的一个小角,连百分之五都不到,有时间咱慢慢看,一点点的,什么都能搞清楚的,好吃好喝好穿好玩的东西多得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就跟着小字辈的享福吧。”说着话,一座拔地而起的占地近万平方米的八节“天下客”大酒楼矗立在眼前,四位老人加上先到的马大丫又将面临一场场全新的考验。

                      

    【原创】多彩双色茶花 - 零心 - 零心的博客


      后记

      实事求是地说,穆棱市的经济建设与发展,与全国的同等城市相比,处于下风;与沿海的城市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就象中国足球无法和巴西足球相比一样,那样去做,简直太不自量了。但穆棱市与自身相比,进展却大得惊人,自身百年前后的建设与发展,也无法相提并论。“百年咒语”这篇习作是数年前看了格林童话中的一篇,2006年在辅导学生练习作文续写时偶发灵感,编写出了一篇短语(即该文第一部分),今年再续写,恰遇建县百年庆典,并无迎合之意。本文续写成完整的习作于百年庆典之后,其难度在于全国多数城乡的发展大同小异,人人皆晓,唯有沉睡百年之人不知,而文章又是给大家看的,不是给这五人看的。其实,穆棱市也根本没有这五个人。这样,即不能不写,又不能啰啰嗦嗦谈那些人人都知道之事。费了一番脑筋之后,总算告以段落了。五位苏醒后的百岁老人要接受的新鲜事物简直数不胜数,小到一只打火机,大到内燃机火车,衣食住行,样样都会发生新旧事物的碰撞,唯一的办法只有让他们慢慢地去适应。好在社会发展的大潮势不可挡,他们被卷入潮流中去是必然驱势,让这五位老人好好享受新时代的美满生活吧。 

     注:本故事纯属虚构,也不可能与他人作品雷同。 

 

 

 

 

 

 

 

  评论这张
 
阅读(760)| 评论(1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