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婚姻的旋涡  

2010-12-14 10:5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原创:婚姻的旋涡 - 清音 - 清音

   序言:本文刊载于2005年《龙之剑》第四期。笔名:韦夫     2005年5月31日以《血色婚姻浸染悲惨人生》发表于《牡丹江日报》【大案追踪】版面。

            一、 美女寻幽梦  青春赌一回


    “知道吧,白梅刚才被她丈夫江波给杀了,是用炉盖砸脑袋,活活砸死的。”

       “真的吗?这人心也忒狠了。”

        “那江波呢?”         

        “投案了!”

       2005年1月29日上午11时许,穆棱某镇的大街小巷里象开了锅一样,人们纷纷议论着刚刚发生的一起家庭惨案。听着群众的议论,白梅的姐姐白云则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之中,始终默默无语。安葬妹妹之后,白梅独自一人在房前柳树下徘徊、流泪,脑海里不时地浮现出妹妹的身影。

      1991年,年方20岁的小白梅已经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由于在粮食部门上班,职业稳定,加之人也长得清纯漂亮,因此,无论谁见到她,都忍不住夸上几句。长此以往,白梅感到靓丽是自己的资本,只有高大英俊、一呼百应的“白马王子”才有资格成为自己的终生伴侣。

       高傲的择友观,无形中令白梅有些孤寂、失望。然而,恰恰这个时候,一位刚刚走出监狱大门、分配到粮食系统上班的青年令白梅眼前一亮,不由自主地怦然心动。他,一米八十多的大个儿,鼻直口方,西装革履,面相斯文,可谓仪表堂堂,此人就是江波。与此同时,江波自从见了白梅之后,更是魂不守舍、昼思夜想。花园里、小河边、冷饮厅、歌舞厅,几乎天天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由于俩人爱得如醉如痴,仅过三个月之后,他们便开始谈婚论嫁了。

        可是,当白梅的母亲和姐姐们知道此事之后,一致认为白梅对自己的婚事处理过于草率。毕竟江波因抢劫犯罪刚刚出狱不久,人品难以保证,和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未必幸福。但谁也拗不过涉世不深的白梅,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她把江波当成了终身的依靠、遮风挡雨的保护伞。

        其实,白梅的心里也曾产生过矛盾,但每当看到江波英俊的面容时,白梅总会打消一切顾虑。最终,白梅决定拿青春赌一回。同年的5月1日,白梅披上了梦寐以求的婚纱,双手挽着江波,走上了结婚的殿堂。婚后第二年,白梅为江波生了个胖儿子,江波兴奋不已,暗下决心,要善待妻子一辈子... ...

          二、血泪染衣襟  苦海无岸边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2000年,粮食系统不景气,江波夫妻双双下岗。下岗后,夫妻共同开了一家饭店,尽管是小吃,但物美价廉,尤其是老板娘不但热情似火,而且美丽得象一朵盛开的鲜花。因此,小店的生意越做越火,江波的脸色却越来越阴沉,心情越来越沉重。特别见到那些男顾客经常嬉皮笑脸地和白梅闹笑话,白梅不但不生气,竟然喜形于色。

      “这不纯粹是发洋贱吗”?一想到这儿,江波就会喝闷酒,而且一喝就醉,醉后就拿白梅撒气。为此,白梅身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白天劳动一天,晚上还要挨打受骂,对此,白梅有说不出的苦和痛,但是,为了孩子,她只得硬着头皮撑下去。

       一个阴云密布的夜晚,客人走之后,喝得一塌糊涂的江波又开始对白梅狂呼乱吼,白梅和风细雨地对他说:“咱开的是饭店,如果整天拉了个大长脸,见谁都气哼哼的,还会有人来吃饭吗?没人吃饭,咱生意还咋做?”“你别他妈的为你犯贱找借口!”说着,江波一拳把白梅从炕上打到地上,又一拳从屋里打到屋外。打得白梅右眼框子乌青,鼻口流血。而江波并不甘心,随后又抄起一只塑料凳子向白梅头上砸去,白梅猝不及防,脑袋被他打得鲜血淋淋。可他仍不解气,接着又抡起塑料凳,这次白梅本能地用右手一挡,结果手背被豁开了一道一寸多长的大口子。

       打累了,江波骂骂唧唧地睡着了,而白梅则脑袋缠着浸出鲜血的纱布流了一夜的泪 ... ... 就这样,随着白梅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摧残,好好的一个饭店硬叫江波给搅黄了。

      为了生活,白梅又到牡丹江学美容,学成回来后,她开了一家美容中心,服务的对象当然也有男性。结果,没开上两个星期,又给江波搅黄了。而他自己则成天喝酒打麻将,不想正事。居家过日子,柴米油盐、人情往来,哪不需要钱?于是,白梅又张罗开歌厅,江波也不反对,可是歌厅开起来之后,见时常有男人邀请白梅唱歌、跳舞,这又大大地刺激了江波,于是,每天关门之后,白梅又成了出气筒,没过多久,歌厅也被江波搅黄了。

        三、离婚常彷徨 暴力无休止

 

         白梅寻觅的“保护伞”,不但没能保护她,相反还把她打得皮开肉绽,受尽折磨。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原来追求过白梅的人,一个个成家立业,而且对妻子呵护有加。面对巨大反差,白梅的心凉透了。于是,她将离婚书郑重地递交给当地法庭,在法官面前,被传唤到法庭的江波痛悔不已,好话说尽,一再保证不再虐待妻子。这出戏演锝非常成功,白梅心软了,单纯地以为,只要他改了就行,将就着过吧,何况孩子还小,不能缺少父母的疼爱,白梅撤诉了。

       二人刚进家门,江波便翻了脸,阴沉沉地威胁妻子:“长胆了,是不?还敢离婚?我宁可砸你个腿断胳膊折,放在炕上养着,你也休想走出这个家门。你离?我就先整死你,然后再整死你妈和你姐姐全家,谁也别想过好。”白梅默不做声,她知道参加过犯罪团伙的江波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的。

       此后,亲友们也经常劝江波要好好过日子,不要老动手打媳妇。说轻了,江波微笑不语,说重了,他就大声吼叫:“闲着没事儿我就打她玩,你们管不着!”

       随后,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的白梅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再次起诉离婚,但这次又失败了。对此,白梅彻底失望了。眼看什么也干不成,白梅索性也成天在外打麻将混日子。与此同时,白梅对江波的感情可谓“凉透了”,而江波对白梅的憎恨也与日俱增。

      四、残忍下毒手 作恶终有报

 

 原创:婚姻的旋涡 - 清音 - 清音

 

      2005年元月28日早晨,穿着衬裤准备出去解手的白梅用怨恨的目光狠狠地瞪视了躺在炕上的江波一眼,此举被微闭着眼睛并未入睡的江波发现了,这还了得,江波一跃而起,抓起秤砣就往白梅头上砸,只砸了一下,鲜血顿时就流下来,但丧失人性的江波不但不给包扎,又象捆猪一样捆绑了白梅的四肢,将她塞到外面的菜窖里,盖上了窖门。数九寒天,菜窖里寒冷、潮湿、阴暗、憋闷。白梅清楚;她自己不想法出去,是没人会救她的。“他是往死里整我呀,看来不离婚是不行了”。 想到此处,白梅用倒被着捆绑的双手不停地解绳扣,就在她憋闷得快要窒息的时候,绳扣终于解开了。她爬出了菜窖,进屋将脑袋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又回到炕上躺下了。

        江波见状,阴冷地笑道:“谁把你给放出来的?你命还挺大的。”白梅一声不响。

        上午11时许,白梅17岁的外甥女柳燕到江家说:“姥姥从八面通镇来了,请你俩到我们家里吃饭。”头上有伤的白梅怕老人见了伤心,便推辞说:“不去。”而江波却痛快地回答:“行。”柳燕一见这情景,就知道他们又打架了。临出门时,柳燕拍着江波的后背说:“小姨夫,你注意点,和我小姨好好过。”想不到这一句话惹恼了江波,他挥拳就向柳燕脸部打了两拳,又从地上抄起一块砖头砸向柳燕的脑袋,直将柳燕的脑袋砸得象个“血葫芦”。柳燕被打后,立即被她父母送去医院救治,白梅也来到姐姐家,因姐姐、姐夫和孩子都在医院,白梅和母亲住在姐姐家。

      29日上午,江波因伤害柳燕被派出所拘留释放后,立即到白云家找白梅回家。进屋后,江波见白梅躺在西屋炕上被窝里,于是便让岳母到东屋,他要和白梅单独谈谈。无论江波怎么说,白梅就是不走,非要和他离婚。坐在东屋的母亲听到白梅的哭声,放心不下,便来到西屋。见到老人后,江波误以为白梅坚持离婚肯定是受她母亲的挑拨,于是他把怒火全部发泄到老人身上。只见他目光凶狠,咬牙切齿地扯着老人的衣领子,把老人拽到外屋,顺手拿起炉钩子,狠狠地砸老人的头部,老人被砸倒在地,顿时鲜血淋漓。这时,白梅从屋里冲出来和江波撕扯在一起。老人趁机爬出去找人,后被人送进医院。而近似疯狂的江波扔掉炉钩子,顺手又拿起打气筒照着白梅头上猛砸了四五下,其头部鲜血如注,白梅只“哼”了一声,就倒在了地上。而丧心病狂的江波余怒未消,扔掉打气筒,又抓起铁炉盖照着白梅的后脑勺一顿猛砍 ... ... 可怜的白梅就这样成了一缕冤魂!

       杀死白梅之后,江波慌忙跑回父亲家,跪在父亲面前颤抖地说:“爸,我把白梅杀了,你老多保重!”随即,他又到游戏厅找15岁的儿子,告诉孩子:“儿子,我把你妈给杀了,今后你要多听长辈的话。”简短安排后,江波便投案自首了。

   

 卫星俯瞰地球:格陵兰岛奇特积云旋涡(图)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1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