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离恨情仇酿大患  

2010-08-16 18:13: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绝美山水之神奇倒影[组图] - 主族天奴 - 赵晓强的博客

          

               引子

       带着晶亮而又冰冷的手铐,缓慢地走进审讯室对面铁栅栏窗前被告席上坐下,中下等个子的他身着一件半旧的墨绿色的秋衣,外罩一件橙色的单衣马甲囚服,裤子黑不拉几的,一见就给人以家庭经济不富裕之感。他神情沮丧,颓唐。瘦削的长瓜脸,小眼睛,两颊微陷。看到他,使人很容易联想到电视连续剧《大宅门》中给七爷白景奇当三叔的演员刘琦,当然了,也只是相貌相似而已。面对检察官的讯问,他尽管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但却感到委屈万分,痛苦无比。这一幕出现在2010年4月12日上午9时许,他叫江玉石,现年50岁,因纵火罪被捕入狱。

       一、生活真的很美好

       1990年5月里的一天晚上,他和父母饭后正在桌上饮茶闲聊,哥哥江玉山来了。江玉山三年前结婚已搬出去单过。惟有年已三十岁的江玉石还和父母在一起。大家继续东拉西扯的时候,住在后两趟街的胖婶欢欢喜喜地走进来。“吆,这一家子,啥事儿聊得这么热火?”“他胖婶来了,稀客,莫非给俺玉石介绍对象不成?”玉石妈问道。“还真叫大姐猜对了,”说着,胖婶坐在玉石的对面:“昨天下午,咱岭后的柳毛河村的吴宝贵媳妇孙美英领个姑娘到我家,说是她表妹,名叫黄春霞,今年28岁,在关内已有家庭,和丈夫生了一个男孩,现在已经四岁了。本来过得好好的,但男的经常在外酗酒,一回来就打媳妇,身上被他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实在过不下去了,只好离婚了。她不想在关内再找了,便来投奔表姐,想在东北找一个正儿八经的人过日子,即使困难一点也可以,我就想到了玉石,不知是否妥当。”

       大家在一起一商量,觉得挺合适,到而立之年仍无对象的玉石也愿意。于是,第二天就约好在胖婶家见面。想不到仅看了一眼玉石就相中了。这黄春霞中等个儿,圆脸盘,大眼睛,双眼皮,确有几分姿色。仅仅相处了半个月,二人就登记结婚。经过一年的奋斗,第二年他们就盖上了新房,从父母家搬出去单过。第三年春天,他们生了一个女儿,孩子长相象妈妈,玉石非常兴奋,给孩子取个乳名叫甜甜,希望日子过得

甜甜蜜蜜。夫唱妇随,恩恩爱爱,日子虽不太宽余,却有滋有味。按计划,五年后,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又降临到了人间,尽管仍是女儿,依然漂亮可爱,玉石做人夫、当人父,看到妻子黄春霞悉心呵护两个孩子,他感到生活原来是这样的美好,他觉得越活越滋润、越活越有奔头。

       二、危难时刻一声吼

       人的一生,尤其是弱势群体,一帆风顺的时日不会是经常的,而坷坷碰碰的生活却时常不离左右,有时,甚至要面对严峻的考验,若能克制自己,坦然面对,则风平浪静;否则,必将酿成祸患。

      2009年5月8日傍晚,黄春霞到柳毛河表姐孙美英家串门回来晚了,表姐不让她走,说到红旗村需要走半小时的路,怕道上不安全,她说,没事儿,就上路了。天越来越黑,不过,再走20多分钟,翻过一片小松林,下了山坡,就到家了。以前,也单独走过几次,所以,黄春霞并不惊慌,只是脚步走得更快了。

她快要上坡了,下坡到红旗村就平安无事了,心情更放松了,就在此时,忽然从山上走下一个男人,和她走个对面,她尽管很紧张,但故做平静,希望他不是歹人,那人看了她一眼,擦身而过,她刚要松口气,忽然脖子被那人胳膊勒住了,他拖着黄春霞往松林里走,黄春霞喊了一声:“救命!”那人勒得更紧了,她喊不出来,便竭力挣扎。那人说道:“小娘们,别怕,哥们就是和你玩玩,在这荒山野林里,没人知道,你也没啥损失。”在林中,两人撕巴了一阵子,黄春霞的衣扣和裤带都被扯开了,她边撕打边喊叫,内心十分惶恐,那个歹人是个青年,力气很大,就在歹人施暴即将得逞之际,从山上传来一声怒吼:“住手!”声若霹雳,动人心魄。歹人一看,山顶上站立一个顶天立地的大汉,自知不是对手,撒腿就钻到松林里跑掉了。

绝美山水之神奇倒影[组图] - 主族天奴 - 赵晓强的博客

       黄春霞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息着。来者是柳毛河村村民,65岁的方岭秋。此人身高一米八0,身材魁梧彪悍,浓眉环眼,虽然他一声断喝救下黄春霞,但本人却非善良之辈。此人虐待妻子,非打即骂,妻子被他折磨得死去活来,无法,只得和他离婚。此人贪杯好色,能连干一斤半白酒不醉,宿花眠柳,甚至连到家串门的小姨子也不放过,由于名声不香,儿子搬离村子,出去单过,他一人居住三间砖瓦房,与村庄相隔一里远近,宿花眠柳、偷鸡盗狗随便,他倒乐得自在逍遥。

      黄春霞一见是方岭秋,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子,她清楚这人好色之名,因为上下村住着,彼此也都认识,只是没有事由交往罢了。那方岭秋每次见到她,色迷迷的眼睛盯住就不放,恨不得将人吃了,每次都瞅得她心惊胆战,深怕陷入虎口难以自拔。

      “霞妹子,怎么是你呀,伤着没有哇。”方岭秋走了过来。      

         见到方岭秋亲切的问候,黄春霞戒备之心全无,可怜兮兮地说:“方叔,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今天就毁了。”

      “非亲非故的,叫大哥吧,还随便些,穿好衣服,我送你回家。”方岭秋道。此时的方岭秋确实有些仗义,其善良的一面得到展现,黄春霞顿生感激之情,对他的叵测之心已大有改变。

      到家后,江玉石知晓事由,问黄春霞:“看见那个人长什么样了吗?到派出所去告他。”

  “当时都吓傻了,只记得那人的脑袋挺大,象个大南瓜似的。” 黄春霞边梳头边回答。

   “算啦,没出事就好,”方岭秋说道:“认不准,无实据,也告不赢,传出去还不好听。”

        江玉石 对方岭秋千恩万谢,把他请到炕里做到正席,然后放上炕桌,黄春霞切了一盘煮熟了的咸鸭蛋,让江玉石到小卖店买了两根火腿肠、一包花生米,她做了一盘齑菜粉、一小盆鸡蛋汤,烫上“穆棱老白干”,三人便开始用餐。方岭秋道:“两个姑娘呢,一块儿吃吧。”

     “大姑娘莲莲(甜甜是乳名)在市里艺术学校学习,小的婷婷在幸福小学读三年级,食宿都在学校,不到双休日不回来,放心喝吧。”江玉石兴奋地说道。

      夫妻俩不断地敬酒,感激的话说了一大车,三人越喝越能唠,越唠越亲近,黄春霞和方岭秋还拜了干兄妹。这酒一直喝到半夜,天太晚了,方岭秋只能睡在江家了。

       三、频繁交往情日蜜

装置艺术有点骚! - TenBook -    


       此后,两家你来我往,日益亲密,在方岭秋64岁生日那天晚上,三人聚集方家开怀畅饮,喝到半夜,江玉石两口子酩酊大醉,倒在方家的炕上睡着了。睡梦中黄春霞感到有人扒掉了自己的裤子,趴到自己身上开始作爱,她以为是玉石,也没在意。后来感觉不对,却醒不过来,她的意念催促自己快醒,快醒,总算醒过来啦,一看,竟然是方岭秋,而江玉石就睡在身边,这才想起是在方岭秋家,有心喊叫,又一想,算了吧,自己送上门的,怨不得别人,酒量小的江玉石醉得呼呼大睡,象个死猪,他不知道也好,免得发生意外。于是,又合上眼睛“睡着了”。这方岭秋见黄春霞默许了,顿时心花怒放,更加肆无忌惮,直至精疲力尽方罢,可怜的江玉石竟然毫不知觉。

     隔了三天,黄春霞单独到方家找到芳岭秋,对方岭秋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向她施暴的行为很不满意,说道:“我和玉石一口一个大哥地叫你,尊重你是一个好人,谁知道你能干出这样没有羞耻的事儿来。”而方岭秋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一面向她道歉,一面把一台新买的“佳铃”摩托车指给她看,并且说是给她买的。看到崭新的摩托车,黄春霞动心了,心想:看来他的心里真的有我的位置,要不,也不能舍得花四、五千元钱往我身上搭。

       “这车我不能要,看在你关键时刻搭救我的份上,咱就扯平了,这事儿只能这一次,下不为例。”

      “我真是给你买的,你就收下吧。”

      “要收,也得玉石答应,我可不能自找麻烦。”说着,黄春霞转身就往家走。边走边想,他真要是给我买的,亲自送到我家才见真情,不然,我真不能和他再扯了,何况,两个孩子越来越大了,当妈的哪能一点廉耻都不顾。

       未成想,傍晚,方岭秋真的把摩托骑到了江家,劝江玉石留下,春霞经常到表姐家来回方便。这江玉石见到崭新的摩托车也非常喜爱,在方岭秋的一再劝说下,收下了。这夫妻俩满心喜欢,安排饭菜请客。只有方岭秋心里清楚,这车暂时归你们,过不了多久,车、人都会归我所有。

      这方铃秋平时没事儿,好上山下套套野兽,下河捉鱼摸虾,弄回来三人就在一起吃喝,方、黄二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不断加热,黄春霞经常骑着摩托车往方家跑,有时夜不归宿,江玉石心知肚明,对自己收下摩托车的作法也很后悔,但无可奈何,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只好忍着,何况黄春霞对孩子呵护有加,确实是个称职的母亲。

       四、分道扬镖各东西  

    装置艺术有点骚! - TenBook -    

 

           此后,方岭秋经常给黄春霞买些小物品,纱巾、丝袜、手套、小衫、围脖等等,黄春霞非常喜欢,而江玉石却感到很讨厌,他追问道:“这些玩意儿是不是姓方的给买的?”

        “是的。”

        “太过分了,再买不能要,把这些玩意儿也退回去!”

         “摩托车都要了,还在乎这星星点点的小东西?”黄春霞对方岭秋的赠与照收不误,往方家跑得也更频繁了,夜不归宿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江玉石劝说道:“两个孩子越来越大了,你们闹得满城风雨的,叫人们沸沸扬扬地讲究,让孩子将来怎么做人?在人面前,能抬起头来吗?当妈的,可以不管天不管地,但也得替孩子考虑考虑呀。”类似的话虽然说过多遍,但对和方岭秋搅得一团火热的黄春霞来说,如同耳旁风,依然我行我素。

        转眼到了2009年10月12日,傍晚,三人聚到江家,给江玉石庆祝49岁的生日。美酒佳肴不可谓不丰盛;黄春霞忙里忙外不可谓不殷勤;方岭秋频频劝酒不可谓不热情。但玉石却始终兴奋不起来,半夜了,他首先躺到了被窝里,闭着眼睛,却无论如何也难以入眠。一会儿,灯闭了,那两位也躺下了。他睁开了眼睛,心想,我也托生一回人,咋活得这么窝囊,如此人不人、鬼不鬼地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该到结束这种尴尬局面的时候了。正想着,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解衣改带的响声,接着,就听到十分熟悉的一粗一细的急促喘息声。他感到一股无名之火猛然间串到了脑门上,他拽开了挂在炕沿下面的电灯开关的线绳,电灯“唰”的一下子亮起来了,他坐了起来,看见那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正在炕头的褥子上翻云覆雨。他用严厉的目光狠狠地盯视着他们。而那两位却廉耻皆无,对江玉石视而不见,仿若无物,照样行风作雨。见此情景,江玉石的肺子简直都要气炸了,他四肢颤抖,心想:在他们眼里还有我这个男人吗?但老婆心甘情愿投怀送抱,而这姓方的东西人高马大,打斗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能干气干鼓。

       经历这极不愉快的一幕之后,江、黄二人的关系越来越坏,终于于2009年12月领取了离婚证书。经协商:房屋、土地、孩子归江玉石,摩托车和四头牛中的两头归黄春霞。2010年2月47岁的黄春霞就和64岁的方岭秋简单地操办了婚事。

       五、你争我斗双变穷

 【原创】沉沦无语 - 臾声 -       臾声的博客


 

        有言道:平平淡淡才是真。黄、方二人的疯狂、浪漫期过后,一切回归与平淡,这使得黄春霞变得逐渐清醒、现实起来,她感到和方岭秋两个人过活,寂寞多于快乐,前途无光,哪如在江家,一家四口热热闹闹,喜气洋洋,越过越有奔头。她开始后悔了,但已经无可挽回了。她常常一人独坐窗前,向原来的家所在的方向怅望,心中闷闷不乐,那座她出事儿的山峰挡住了她的视线,郁闷之情难以排遣。有时,她点燃香烟,喷云吐雾,但却始终打不起精神来。方岭秋难以劝说;有时,她思念女儿心切,东奔西走,一刻也不消停,甚至大喊大叫,方岭秋毫无办法;有时她默然无语,潸然泪下,任其流淌,并不顾及,方岭秋束手无措,婚前用过的的招数全失灵了,便经常老着脸皮给江玉石打电话:“黄春霞郁闷了,你来劝劝吧。”“黄春霞不停地流泪,你来看看吧。”“黄春霞要疯了,你来管管吧。”江玉石则以“人是你的了,我管不着”来答复。时间一长,使得心情本来就十分焦躁的江玉石更加闹心。他想:方岭秋啊,你也太不是个东西了,骑着我脖子拉屎,我都忍了,你还得寸进尺,幸灾乐祸,得便宜卖乖,往伤口上撒盐,连一点活路你都不给我,就别怪我心狠了。

        3月8日11时30分,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的江玉石翻过山岭向方家走去,决定当一把真正的爷们,他气呼呼地走了半小时,12时整,到了方家。大门上了铁锁,原来黄春霞二人到她表姐孙美英家去了。正当晌午,四下无人,江玉石在地上检了一根向日葵杆翻过砖墙进入院内,在院内检了一块石头走到东屋,向玻璃窗砸去,“咣锒”一声,一块玻璃碎了,他把向日葵杆的一头扒开,将放在窗台近处的电视机插头夹在向日葵杆里,然后举杆将插头插到插座上,又用这根杆按开了电视开关,把杆儿仍在屋子里,他以前外出打工时知道电路短路或超负荷能引起电火的原理,于是,又检了一块石头砸向电视屏幕,只听“啪嚓”一声响,电视机荧光屏砸碎了,冒起一股蓝烟,而自以为大功告成的江玉石则感到十分解气,翻墙回家去了,整个过程没有一个人知道。

        他走之后,方家大火熊熊,待到人们发现之时,房屋已经烧落架了,包括那辆佳铃摩托车在内的物品全被烧光。江玉石为他的不法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被捕入狱,必将受到法律的惩处,而且需要赔偿方家的经济损失。而方、黄二人则觉得毫无颜面,难以面对当地百姓的指责,连经济损失也顾不得索赔,就偷偷摸摸地搬到外地去了。

      最痛苦的是两个孩子,虽然两头牛卖了,解决了暂时的燃眉之急,而卖黄豆的8千余元钱被爷爷奶奶收去做养老费了,对孩子的未来,他们不闻不问,以后学习还需要大笔的费用,该怎么办?难道让她们都停学吗?谁来照顾两个可怜的孩子? 

 

【原创】沉沦无语 - 臾声 -       臾声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1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