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为了“杨贵妃”甘作风流鬼  

2010-09-09 14:41: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件令人不可思议,又啼笑皆非的案件,但它却发生了。

------- 编 者

 

 男女床上激情后

 

 一、零时发生的惨案

2004年10月23日21时许,居住在穆棱市某镇兴旺村的王和义和“干姐姐杨贵妃”唠了几句闲喀,正准备上炕睡觉,房门从外向里推开了,一个脸喝得象猪肝色的矮胖男人跌跌撞撞地滚了进来,脚跟还没站稳,他就翻卷着发硬的舌头对王和义说:“和、、、和义,你让让、、、我把杨贵妃领、、、、领走。”这人叫王树江,比33岁的王和义大9岁,老婆见他吃今天不管明天,不是个正经过日子的主,和他离了婚。他便和“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汉王和义经常在一起撕混,自两年前“杨贵妃”住到“干弟弟”王和义家之后,他来的次数更勤了,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心思全在“杨贵妃”身上。王和义见他喝得酩酊大醉,在“杨贵妃”的暗示下,连推带搡地把他劝走。这人就怪,越不想让他得到的东西,他想得到的欲望就越炽烈,何况是一个欲火中烧的醉鬼?仅过了十几分钟,王树江又来了,非要把“杨贵妃”领走。王和义说:“这是违法的事儿,大哥可不能这么做。”“我违法,你、、你长年留在家里就、、就不违法?杨贵妃又不是你老婆,谁干还不是干?”一句话戳到了王和义的痛处,他也确实害怕受法律制裁,所以,白天总是把“杨贵妃”锁在屋里(“杨贵妃”从窗户上跳进跳出),造成一种屋内无人的假想。这时,一股怒火从王和义的心底蹿上脑门,但他硬压了下去,连哄带劝让王树江离开。谁知这王树江不识敬,越敬越歪歪腚,象个赖皮,就是不走。一直到半夜23时许,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真激眼了,一拳头把王树江打倒在地,一顿“胖揍”之后,象老鹰叼小鸡一样把王树江拎到院内,酒后的王树江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是破口大骂,王树江骂得越厉害,王和义打得就越凶狠,用手不解恨,又操起了铁锹,劈头盖脑地一顿猛削。到了零时许,王树江已经奄奄一息,这时王和义才猛醒,但为时已晚,转眼间,王树江已撒手归天了。他悔恨地回到屋里,十指交叉抱着脑瓜躺在炕上,冷冷地对吓的哆嗦得象个树叶似的“杨贵妃”说:“快去报案吧,我把王树江打死了。”

 

二、鞭杆子抽跑了“杨贵妃”

这“杨贵妃”也是兴旺村村民,现在39岁,“杨贵妃”是村民们送给她的绰号,当年还有几分姿色,而现在除了折折巴巴的小脸上的双眼皮和一双还有几分精神的大眼睛之外,似乎并没有可取之处,散乱粗糙的头发没有一点光泽,长裤短腿一看就觉得窝囊。她只具备小学三年级文化,19岁时经父母的包办嫁给了同村比她大三岁的其貌不扬的卢某,尽管她一百个不同意,但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流着眼泪坐上了去婆家的轿车。

婚后她生育一男一女,婆家本来就不富,增添了儿女之后的日子就更艰难了,而且还欠三千余元的债务,二人经常拌嘴。这卢某心眼儿又挺窄巴,一看“杨贵妃”边说带笑地和其他男人闲聊,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在外不敢说,回家就拿“杨贵妃”撒气,“杨贵妃”和他生活在一起,本来就觉得委屈了自己,他还敢说咸道淡,于是就反唇相讥,卢某说不过她,就拿鞭杆子抽她,并追问:“你服不服?”“杨贵妃”看在孩子的份上,只是用鼻子“哼”了他一声,也就拉倒了。谁知这人给鼻子上脸,以后竟然变本加厉,鞭杆子抽打“杨贵妃”的次数越来越频,终于,“杨贵妃”的“干弟弟”王和义带着“铁哥们”出面了,卢某眼睁睁地看着王和义将“杨贵妃”带走,气得他直瞪眼,却无可奈何。

 

 原创:“为了“杨贵妃”甘作风流鬼 - 清音 - 清音 

 

三、“第四者”插路的烦恼

这王和义自幼不务正业,在小学一年级之时经常打架斗殴,几乎天天都有学生或家长到家里告状,每告一次,他都要被父亲不分青红皂白用皮鞋底子照着屁股一顿捶,打得他鬼哭狼嚎,嘴上说下次不敢了,却始终不改。放学后的同学经常看到王和义挨揍的场面,但都认为他该揍,没人阻拦,唯独“小贵妃”上前劝解,而她的劝解经常有效,所以,王和义自幼对她就心存感激之情。光阴荏苒,只读了一年书的小和义长大了,虽然改掉了老毛病,却又增添了新毛病,有地不种,整天东游西荡,偷鸡摸狗,村领导见他是个“散仙”,便把退耕还林看护员的职务安排给他,并规定所有罚款均归他个人,只要把林子看好就行。他乐乐呵呵地接受了这一“委任”,每天早出晚归,倒也很积极。2001年冬天,他和“杨贵妃”拜了“干姐弟”,2002年春季,趁卢某鞭抽“杨贵妃”之机,将“杨贵妃”领回家,二人过上了夫妻生活。王和义家鸡鱼肉不间断,尽管也不富裕,但比婆家强多了,“杨贵妃”非常满足。期间,以前的“老相好的”王树江又频繁光顾,好吃好喝没少送。三人经常同桌饮酒作乐,喝醉了,王树江也就顺便睡在王和义家。王树江象闻着鱼腥味儿就始终惦着的馋猫儿,只要王和义不在家,他就前来光顾,与“杨贵妃”解衣改带,一番风雨方罢。对这“第四者”插足,王和义十分恼火,“杨贵妃”本人不拒绝,他又不能成天守在家里,而自己偷偷摸摸的一些小把柄又攥在王树江手里,他尽管恨得牙根子直痒痒,却不得不忍耐,而内心却总想伺机报复,终于酿成了一场无法弥补的悲剧。

原创:“为了“杨贵妃”甘作风流鬼 - 清音 - 清音

 

四、难以下咽的后悔药

面对检察官的审讯,瘦瓜瓜的黄白净子脸的王和义显得很沮丧,他时常用手去揩干涩而失神的小眼睛,凸起的頬骨,塌陷的双颊都在证明他在狱中的日月是何等的难熬。对于是否后悔他不想说,但那悲哀的神色告诉人们,这后悔药他实在难以下咽。他这个“第三者”把“第四者”打死了,杀人偿命,死神将临他头上的日子已为时不远,而干姐姐“杨贵妃”已和丈夫破镜重圆,他和王树江的死只能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柄。人啊人,如果做事不计后果,当时的你觉得自己能主宰一切,只有死到临头之时才知道后悔,那又有什么用呢?

  原创:“为了“杨贵妃”甘作风流鬼 - 清音 - 清音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1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