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被疑心扭曲的灵魂  

2010-09-14 16:58: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4年3月 9日,穆棱市人民检察院两位公诉人到看守所提审,公诉人在第三审讯室落座不久,一位个头不高、粗壮结实、穿一身铁路服、戴着冰冷手铐的男人走进审讯室。他年过半百,长着一张憨乎乎的大饼子脸,稀疏眉毛下的三角眼露出愤恨之意和不服之气,他就是王丙君,从外表看这样的人犯罪不足为怪,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犯罪手段的残忍程度远远超过了禽兽!笔者从讯问过程中了解了他的生活、犯罪轨迹。

 

  原创:被疑心扭曲的灵魂 - 清音 - 清音

 

 一、畸形的婚姻

  时光回溯到1974年,只有20岁的王丙君和18岁的白桦(化名)高中毕业后,积极响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来到穆棱市某一生产队下乡,住同一个青年点。王丙君家姊妹多,又是家里的老大,所以干什么活都是一把好手;而白桦只有兄妹俩,哥哥长她10岁,白桦肌肤细嫩,娇小玲珑,鸭蛋脸、柳叶眉、杏仁眼,人们都叫她瓷娃娃。但这瓷娃娃中看不中用,在生产队劳动只能算个“半拉子”,王丙君一天挣10个工分,白桦最多能挣6个工分,为此,白桦没少领教乡亲们的嘲笑和白眼,私下没少流眼泪。这一切王丙君都看在眼里、放在心上。一天,青年们排成一排割黄豆,一个人包一条垄,正当白桦被大伙甩的老远、急得要哭时,她看见自己的垄从另一头被王丙君割了一半,白桦看着满脸淌汗的王丙君羞得满脸通红、感动得不知说啥好,自那天以后,白桦的心有了依托。但“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舆论却在知识青年和乡亲们中传开了,天真的白桦并不在意;这话使王丙君产生危机,他对白桦贴得更紧了,千方百计讨好白桦。单纯的白桦对他也更加感激,暗暗发誓,这一辈子非王丙君不嫁。1977年11月二人同时返城,王丙君被分配到弹簧厂工作,白桦被分配到父亲所在的单位工作。

1978年5月1日,二人喜结连理,婚后一双儿女相继出世。这个家庭对王丙君来说可谓是称心如意,妻子漂亮贤慧、干净利落,儿女活泼可爱、洁净舒心。他整天美滋滋的,哼着小曲,喝着小酒,晚饭后和邻居们侃大山、打扑克、玩麻将,活的好快活。但这好景不长,白桦的靓丽虽然是王丙君的骄傲,也是他一块久治不愈的心病。

        二、扭曲的灵魂

 

 原创:被疑心扭曲的灵魂 - 清音 - 清音

 

 1994年,白桦因工作突出,从班长提拔为货物副主任、主任。有人嫉妒地说:“这小娘们提得那么快,全靠一张漂亮的脸蛋。”这话偏偏又传到了王丙君的耳朵里,他平时内心深处隐隐约约地对白桦就有些放心不下,这话使他对平时的猜测确信不疑。于是,他装着一肚子的猜疑开始搜集白桦“红杏出墙”的证据,他暗中盯白桦的梢。一天傍晚,白桦下班后,他发现白桦身后跟着一位卷发的帅小伙,白桦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显得挺近呼,正当他准备继续观察寻找铁证时,白桦不经意地回了一下头,发现了他,他气呼呼地跟白桦回到家,一进门就问白桦:“那个小子是谁?为啥和你那么近呼?”白桦被他问愣了,说:“哪个小子?”“就是跟在你身后的小卷毛!”“一个走路的,互不相干,我怎么知道他是谁?”“你还装得挺像,臊货!”王丙君边骂边抓住白桦的头发,一顿拳打脚踢,打得白桦身上青一块、紫一快。王丙君的小心眼白桦比谁都清楚,所以,一直避免与异性接触,想不到祸从天降,她真后悔当初的选择,但现在说啥都晚了,内心里的伤痛使她默默地流泪、流泪、、、、、、

有言道:人要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这话用在白桦身上可谓恰如其分。白桦被打之后的第一个星期日,她在王丙君的监护下到鞋店去买鞋,想不到服务员恰是那个“小卷毛”,而白桦对“小卷毛”一点印象也没有,但在挑鞋的时候,“小卷毛”却非常热情,帮助挑选,主动介绍鞋的款式、质量、价格等,这使王丙君十分恼怒,他拽着白桦就走,一直把白桦拽到家,关上门就问:“你给我老实交待,和小卷毛是啥时扯的犊子?”白桦也火了:“在你的眼皮底下买鞋,你也看见了,他卖鞋、我买鞋,我连他姓啥都不知道,扯哪份犊子?”“你个贱货,到现在还嘴硬。”说着,王丙君薅着白桦的头发就往墙上撞,又踢又打,一直打的白桦趴在炕上起不来才住手。此后的王丙君,看到白桦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认为她是在卖弄风骚,对她总是心存疑虑,两只三角眼死死地盯着她,深怕一时疏忽,被哪个野汉子拐跑了。

 

叶知秋寒(原创) - 独木桥 - 我的摄影-独木桥

  

  2000的夏天,王丙君与一帮狐朋狗友喝酒,喝到差不多时,一帮人七嘴八舌地说到了王丙君:“王丙君你行啊,家里吃穿不愁,媳妇又漂亮又能干,孩子又有出息,真有福气。”那个说:“你这个熊样,天天喝酒打麻将,媳妇踹你是迟早的事”。还有个平时很爱开玩笑的说:“咱那媳妇可真叫靓,你得看住了,小心哪天我把她拐跑了。”结果王丙君和那人吵了一架,闹得大家不欢而散。而他却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靓老婆治服了,她要是跑了,凭自己这幅德行再找这样的媳妇是不可能的了。于是,王丙君制定并实施了一个治服白桦的计划——经济上封锁她、精神上折磨她、肉体上摧残她。

在经济上,全家的一切收入必须由王丙君来保管支配,白桦花一分钱都得伸手向他要,白桦买衣物得他跟着一起去,买什么款式的得由他来定,他不同意的坚决不能买。不然的话,他就到白桦的单位闹,即使这样,他也经常到白桦的单位,检查白桦的办公桌里是否私设了小金库。在时间上,白桦必须按时上下班,如果单位有事早出晚归,必须得事先征得王丙君同意,否则,就要挨一顿打。平时白桦与哪个男人多说几句话,他都要问个究竟,即使是王丙君的朋友,白桦也不能多说话。因为单位的人都知道王丙君的为人,非常同情白桦,总是尽量为白桦提供方便。在肉体上,只要王丙君不顺心,就找茬打白桦一顿,白桦挨打已成“家常便饭”。2000年夏天,白桦的女同学送给她一枚口红,被王丙君翻包时发现了,王丙君大发雷霆,问:“哪个野汉子送的?”白桦向他解释,他说白桦是瞎掰,事先串通好的。从这以后,他天天检查白桦的包,有时甚至让白桦扒光衣服检查身上是否有变化。白桦伤透了心,提出与王丙君离婚,王丙君两只三角眼一瞪,顿时射出两道凶光,他咬牙切齿地说:“你敢?你不怕把你家两个老不死的整死,你就离!”白桦知道他心肠歹毒,也怕老父母遭到不幸,又看在两孩子的份上,万般无耐,只得放弃离婚的打算。但她对这个无赖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一看到他浑身就起鸡皮疙瘩,更不想与这个无赖多说一句话,白桦自己搬到了西屋,开始与王丙君分居。

 

原创:被疑心扭曲的灵魂 - 清音 - 清音

 

因两个孩子在外地上大学,白桦又不想给老父母增添精神上的负担,心里空荡荡的,便经常找西院隔壁的赵丽(化名)说说心理话。时间长了,王丙君又开始怀疑赵丽给白桦拉皮条,王丙君越想越气,越想越是这么回事,他将白桦叫到体育场旁边的树林里,追问白桦是不是这么回事?白桦气得浑身哆嗦,转身要走,王丙君上前一步,揪住白桦的头发,连踢带踹,将白桦打的遍体鳞伤,后被他人拉开送往医院。这次白桦的心彻底凉透了,她咬破了嘴唇,坚决与王丙君离婚,永远离开这个恶魔。王丙君见白桦已经铁了心要和自己离婚,他认为这都是邻居赵丽使的“坏儿”,你们不让我好,你们也好不了,一个极其卑劣恶毒的计划在他心里酿成了。就在白桦出院回家收拾东西的当晚,这个恶魔向白桦下了令人发指的毒手。

三、禽兽的行径

 2003年9月25日晚,淅淅沥沥下了一天的小雨仍然没有停歇,天气凉的使人胆寒。白桦虽然下定决心与王丙君离婚,但烦乱的思绪仍搅得她半宿睡不着觉,想到王丙君脸上的横丝肉和两只三角眼射出的凶光,她就浑身发冷。奇怪的是这晚上王丙君竟然很反常,平静得出奇,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白桦累了、倦了,脱了衣服,在西屋的炕上躺下了。

  凌晨1时许,白桦刚刚睡着,王丙君从他睡觉的东屋突然闯进西屋,像老鹰叼小鸡似的把白桦从被窝里拽到了东屋,摁倒在炕上,双手掐着白桦的脖子,白桦感到喉咙发紧,呼吸困难,一点反抗之力也没有。王丙君骑在了白桦的身上,将白桦扒得一丝不挂,又用电话线捆住了白桦双手,从桌子上拿起刀(黑色塑料把,单面刃,长约20公分),王丙君的三角眼射出的凶光更加歹毒,恶狠狠地说:“你不是能跑臊吗?我再叫你跑臊!我再叫你跑臊!”边骂边劈开白桦的两腿,用刀捅白桦的阴部,他在白桦仰躺时捅了两刀,然后又把白桦翻过来,又朝白桦的阴部捅了三刀,疼得白桦撕心裂肺地惨叫。而禽兽不如的王丙君仍觉得不解恨,又用刀使劲使劲地往里捅,并在里边使劲使劲地拧,白桦疼得昏死过去。看到白桦昏死过去,王丙君觉得心病去掉了一半,就给女儿打电话说:“你妈被我整死了。”女儿知道父亲发浑,什么事都能干出来,但在外地又不能及时赶到家,只好打电话求助同学去自己家看个究竟。白桦的昏死并末唤起王丙君的良知,他继续实施他的另一半卑劣恶毒的计划——炸死赵丽。他知道赵丽的寝室就在西屋壁隔,他把液化气罐给拧开了,放了一会儿,又把液化气罐搬到了西屋,用毯子包上,贴着西山墙放在了煤气灶上,把煤气点着了。凌晨2:15分,正在熟睡的人们听到一声巨响,液化气罐爆炸了,王丙君家的西山墙被炸成一个高114厘米、宽111厘米的洞,赵丽和7岁的小孙女被爆炸后的砖块、灰土压在炕上,被家人扒出后二人未受伤。白桦被其女儿的同学及时送到了医院保住了性命。

 

 原创:被疑心扭曲的灵魂 - 清音 - 清音

 

王丙君面对公诉人的审讯,很不服气地说:“我虽然犯了法,但我没有罪,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白桦。”可悲啊!王丙君的灵魂竟扭曲到这种程度,不仅害了妻子和邻居,也断送了自己后半生。我们在庭审过程中自始至终没见到王丙君的儿女。

穆棱市人民法院于3月20日作出判决:以爆炸罪判处王丙君徒刑3年,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王丙君有期徒刑7年,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8年。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1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