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裤头引发的杀妻案  

2010-09-09 15:0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仙山随拍二(图片.原创) - 怀念往事 - 怀念往事的博客

 

为了爱人,甘愿牺牲自己的一切,是高尚的;而爱一个人,必须让她为自己付出一切,甚至于生命,是卑劣的。

——编者

一、熟睡之妻遭惨害

 

原创:裤头引发的杀妻案 - 清音 - 清音

 

2006年3月22日深夜,清冷的星星在高空中不停地闪烁,夜幕笼罩下的穆棱市磨刀石镇远景村一片寂静,人们早已熄灯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只有一家还亮着灯,这一家是铁皮包裹的院门、砖砌的围墙、座北朝南的三间砖瓦房,院子的西侧依次排列着牛圈、猪舍和鸡鸭架;东侧是仓房、煤棚子,煤棚子旁边堆放着木柈苞米杆子之类的杂物。房子的主人是一位个头不足1米65的小老头,他叫岳忠臣,现年51岁。这天晚上,他一个人在地桌旁喝闷酒,桌上摆着一盘炸刀鱼,一盘炸的萝卜丸子。一整瓶的白酒所剩无几,从他红得象猪肝似的脸色看,显然已喝了很久、很多了。他的妻子贾秀花呼吸均匀睡得正香,但她哪里知道,死神已快步地向她走来。墙上挂钟的时间即将定格在11点,醉眼迷离的岳忠臣一哈腰拽开了地桌最下层的抽屉,拿出了一把他昔日做豆腐用的尖刀,瞪着血红的眼睛,照着贾秀花的脖子狠狠地刺进去,又用刀使劲在脖子里搅了一下才拔出来。贾秀花只轻轻地“哼”了一声,鲜血就咕嘟嘟地冒了出来。可怜的贾秀花象砍了脖子挣命的鸡鸭一样地蹬着腿,垂死地挣扎着,仅十几分钟的功夫,她的挣扎停止了。

 岳忠臣望了望死去的妻子,冷冷地说:“孩子他娘,你稍等一会儿,咱俩搭伴儿一块走。”接着,他从沙发垫子下把事先准备好的老鼠药掏出来,一个是瓶装的药水,一个是袋装的粉面,他将药水和药面全部倒进了荼缸里,装了大半缸。他阴冷地笑了笑说:“这些喝下去,肯定见闫王了。”然后,一抑脖喝了下去,见还没喝净,他拿瓢舀水往荼缸里倒,准备涮一涮再喝,但倾刻间他感到头晕目旋,整座房子都在晃动,手脚也不听使唤,水瓢和荼缸掉到地上,爬到老伴身边就不省人事了。天快亮了的时候,他苏醒过来,发现那么多的老鼠药竟没把自己药死。他哭笑不得,只好到哥哥家告诉了实情,哥哥打发人到派出所报了案。

 二、逃到边疆做夫妻

一个曾经快乐幸福的家庭完全破碎了,而遥想那青少年时代,留下的却是芬芳而多彩的梦。岳忠臣和贾秀花两人都出生在山东省莒县朱家庙庄。岳家二男二女,岳忠臣的大哥岳忠君过继给无儿无女的伯父,在黑龙江省穆棱市磨刀石镇远景村安家,他还有两个姐姐。岳忠臣的孩提时代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度过的,那时学生们戴着红袖标走出课堂“闹革命”,在到处都是“打倒、斗臭”的声浪中,父母没有让他进学堂,这恰恰称了岳忠臣的心愿,他整天和一些野孩子一起捉鱼摸虾,翻墙爬树、掏家雀蛋、摘枣偷瓜。队伍中也混进了一个比岳忠臣小9岁的小丫头,这就是贾秀花。贾秀花年龄虽小,但岳忠臣总是护着他,她一点也不受气,称岳忠臣为岳二哥。随着年龄的增长,小黄毛丫头长成了大姑娘,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岳忠臣和贾秀花擦亮了爱情的火花。

 

  原创:裤头引发的杀妻案 - 清音 - 清音 

 

所谓的爱,有时是没有理由的,只是相互都觉得对方好,脾气秉性合得来也就够了,这二人就属于这种类型。同在一庄,二人接近十分方便,河边、村头、路旁、山弯,都是他们约会的好地方。没有不透风的墙,事隔不久,二人处对象的消息就象长了翅膀一样在庄里传开了,两个家庭也都知道了。岳家对这桩婚事很满意,极力想促成这段姻缘,而贾家却一致反对。贾家五个孩子,四男一女,贾秀花的母亲在丈夫去世后带着两个儿子嫁到了已有两个儿子的贾家,之后,又生下了贾秀花,虽然孩子除小秀花之外都不是同父同母所生,但由于贾家夫妻恩爱,教子有方,全家人都很和睦。而小秀花又机灵乖巧,深得父母和哥哥们的宠爱。贾家生活殷实,在全庄首屈一指,当然看不上家境清寒,其貌不扬的岳忠臣了,何况他已27岁,而秀花只有18岁。父母和哥哥虽然都疼爱小秀花,但在婚姻大事上态度十分明朗,非常坚决,就是不行。为了把小秀花从泥潭之中拽上来,全家人齐上阵,有时全家人集中开家庭会议劝诫小秀花,有时用“车轮战术”,父母和哥哥们分别找小秀花谈,就连小秀花最信任的异父同母的三哥安保平也很不赞成这桩婚姻,这让小秀花陷入了极端的矛盾和痛苦之中。她觉得岳忠臣虽然个头矮小,但有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好看的双眼皮,脑瓜子灵活,性格开朗,和他在一起非常开心。但是,来自家庭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她如果拗着父母和哥哥我行我素,谁都不再认她是这家人啦,这是她最承受不了的。她动摇了,找到岳忠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谁知岳忠臣听后竟两手薅着头发蹲在地上号嚎大哭,这一哭又让小秀花没主意了,她拍着岳忠臣的肩膀说:“岳二哥,你别哭了,等我回家惦量惦量3天后再答复你,好吗?” 岳忠臣点了点头。

3天后的一大早,二人在庄北头的大槐树下见面了。“岳二哥,实在对不起,我怎么也下不了伤害父母感情的决心,咱俩只得分手了。”贾秀花低着头,含着泪说。“好吧,但哥哥只求你一件事,你答应了,我也就答应了,”岳忠臣平静地说。“二哥,你说吧。”“咱俩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感情确实挺好的,我想领你到日照去玩玩,给将来留个美好的回忆。”“哪天去?”“现在就走。”“我得和俺娘说一声。”“要和你娘说, 就去不成了,走吧。”涉世不深贾秀花就跟岳忠臣踏上了火车,结果被拉到了塞北,在他大哥居住的磨刀石镇远景村安了家。

三、痛不欲生失双子

原来,岳忠臣见贾秀花动摇了,便回家和父母商量带贾秀花私奔。他父母本打算留他在家养老,但眼见人家的孩子20岁基本都娶上媳妇了,自己的矮儿子到27岁了,才找个对象,为了儿子有个家,岳家父母支持他们离家出走。好在贾家根本就不知道长子岳忠君的居住地。

见弟弟领着对象来了,哥嫂满心欢喜,将房子拾掇了一下,置办了衣物,为二人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尽管被骗到了东北,贾秀花只是假意地埋怨了岳忠臣两句,并没有真生气,并为这种私奔到远方做夫妻的大胆举动感到新鲜刺激。婚后第二年,他们生了一个十分可爱的胖小子。

四年之后,在哥哥岳忠君的鼎立帮助之下,他们盖了三间砖瓦房,有了自己的家,二儿子也相继来到人间。一家人以种地和做豆腐为生,经济殷实、夫妻和睦,虽然忙碌,但大人、孩子都感到非常幸福。然而,自从离家出走之后,贾秀花始终没有给父母写信的勇气,她怕父母哥哥回信和她断绝关系,这一块心病压得她很难受。

两个孩子渐渐长大了,她越来越理解了天下父母的心情。终于,在离家出走21年给父母写了一封表示深深忏悔的长信。多年思念女儿熬得头发都全白了的父母终于知道了女儿的音讯,顿时泪流不止。第二天就打长途电话,让参军后转业留在吉林市的三儿安保平到黑龙江省把小妹接回家。安保平接到电话后立即动身来到磨刀石镇远景村,见到妹妹一家人之后,可谓热泪盈眶,悲喜交加。安保平向贾秀花述说了父母和哥哥们的相思之苦,请妹妹全家回老家去,以了却大家相思之情。为照顾家,岳忠臣留在家里,安保平带着妹妹和两个孩子登上了开往山东的列车。而岳忠臣见他们亲热得象一团火,心里便有一丝不快。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从老家归来不久,长子岳峰外出打工,不幸触电身亡。一个20岁的大小伙子,说没就没了,这使岳忠臣夫妇十分悲伤,整日茶饭不思,时常默默无语,黯然泪下。

时间是抚平创伤的最好良药,心情再痛苦,日子还得过。好在夫妇俩还有一个健康活泼二儿子岳成在跟前。岳成很聪明,见父母心情不好就逗他们开心。逐渐地,夫妻俩又燃起了生活的希望。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严霜专打断茎草,漏船偏遇顶头风。2005年12月,50岁的岳忠臣,41岁的贾秀花再遭噩运,他们19岁的二儿子岳成夜晚酒后过铁路时,不幸被火车撞死。生活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夫妻二人痛不欲生,整日倚墙而坐,四目相对,以泪洗面,如临末日,大限将至。

 
万仙山随拍二(图片.原创) - 怀念往事 - 怀念往事的博客

 

四、“红杏出墙”气难平

面对贾秀花家的不幸,父母兄嫂都十分伤感,在大外甥岳峰遇难之时,安保平代表娘家第二次来到岳家,尽管他少言寡语,但也使妹妹心情平静了许多。而妹夫岳忠臣整天阴沉个脸,对他不冷不热。想到失去儿子的痛苦,安保平也不再计较。令人意想不到的是3年之后,二外甥岳成也遭遇不测,安保平本打算派贾秀花异父同母的四哥安保顺来看望妹妹和妹夫,而安保顺却因胃癌住院做了手术,只好自己第三次再来岳家。安保平看到妹夫妹妹悲痛欲绝的样子,心里十分难过,尽管自己嘴笨,也竭力劝阻,妹妹的情绪又安定了许多,而妹夫却始终是一种活不起的可怜相,两人一说话就顶牛,安保平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其实,这是岳忠臣的心眼窄小的缘故,他越这样,贾秀花越瞧不起他。岳忠臣看贾秀花见到三哥就眉开眼笑,见到他往往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更怀疑他俩关系不正常。

安保平见妹妹妹夫心情不好,就尽力帮助他家多干点活,喂牛、喂猪、劈柴、扫院子。他到岳家几天了,特别惦记家中他临来黑龙江之前扔生病住院的四弟,衣服脏了,他准备洗一洗好回家。他见妹妹和妹夫也有一些脏衣服堆在炕梢,便抱过来一块儿洗。无意间,他在洗已经泡湿了的妹妹的衬裤里发现了一条裤头,他心里一动,想丢开不洗,但已湿了,洗了吧,兄妹间洗个裤头也算不了什么。他正在搓洗这条裤头时,被妹夫岳忠臣发现了。岳忠臣狠狠瞪了他一眼,一声不吭地出去了。他想:为人不做亏心事,妹夫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我明天就走人了,这以后,什么疙瘩自己都会解开的。他洗完衣服后,都挂在院内晾衣绳上,唯独妹妹的裤头短,晾在绳上怕风刮掉,便晾在炕上。晚上睡觉前,他见短裤烘干了,便叠整齐,放在妹妹的枕头下。这一切都没躲过岳忠臣的眼睛,这个心眼窄巴的人更加怀疑兄妹俩存在暧昧关系,岳忠臣联想到二儿子死时,贾秀花哭天嚎地地喊:“咱俩一块儿死去吧,到阴间陪孩子去。”而安保平来了,贾秀花就变卦了,说什么“一个人一个活法,你想不开,我想得开。”他觉得贾秀花的心变了。再想到自从自己在田里喷农药中毒后,右胳膊不听使唤,成了废人,一点重活都干不了,活着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加之这几天两个儿子的形象老在眼前晃动:一会儿是满脸青紫、神色黯然的大儿子;一会儿是全身是血、凄凄惨惨的二儿子。他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终于在三大舅哥安保平走后的第二天夜晚,挥刀杀死了妻子贾秀花。 

面对检察官的讯问,岳忠臣也感到后悔,但并不伤心。贾秀花若地下有知,是否会为当初顶着巨大家庭压力、嫁给这个文盲加法盲而又愚昧无知的人,感到追悔莫及呢?

 

 

 

  评论这张
 
阅读(488)| 评论(1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