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不惧“非典”行万里 昼夜兼程抓逃犯  

2011-01-24 10:14: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不惧“非典”行万里  昼夜兼程抓逃犯 - 清音 - 清音

 

     序言:此文发表于2003年《龙之剑》第四期。

       顽强的意志,可以战胜世界上任何一座高峰。

                                                                               ————英国作家    狄更斯

      排查分析细密    敲定逃犯方位

      2003年3月13 日上午10时许,一辆日夜兼程一万余里,穿越了三个省、一个直辖市、一个自治区的银灰色“4500”大吉普车在穆棱市看守所大院内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四个满身疲惫的人。这就是从“非典”重灾区刚刚抓逃回来的黑龙江省穆棱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政委王新民、法警队长韦丽梅(女)、干警兼司机范奎;另一个一米八十的个头、身强体健的、戴着口罩、手铐的青年就是贪污11万余元携款潜逃的犯罪嫌疑人薛扬(化名)。薛杨今年只有23岁,皮肤白皙、大脸盘、眉清目秀,显得很稚嫩(这是他半月之后摘下口罩给人留下的印象)。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小帅哥竟然会沦落为携款潜逃的贪污罪犯。抓逃人员之和前来迎接他们的上级领导远距离地简单交谈了几句,就被迫进行预防“非典”的半月隔离。

       此案发生在2001年1月20日早5时许,穆棱市房产局房屋动迁办出纳员薛扬携11.7万元房屋动迁款与四名无业青年潜逃。案发后,穆棱市检察院反贪局立即展开侦查,但经40多天的努力,一无所获。2003年元月,此案再次摆上日程,院党组决定由王新民、韦丽梅等人成立专案组,专门侦查此案。专案组从薛扬一起出逃的四个无业青年的家庭状况、社会关系开始排查,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经过近一个月的努力,没有查到一条有价值的线索,但经仔细地过筛子发现:已退休在家的薛扬之母秦凤琳(化名)从穆棱市迁到外地,进一步侦查得知,她现住北京市西单,可疑点是她在北京并无直系亲属,只有个女儿在北京打工,且无固定处所,后查出大女儿薛云的电话,发现薛云与呼和浩特市金岁酒店附近共用电话和邮电家属楼电话联系频繁,在当地派出所的协助下,初步确定持伪造的黑龙江哈尔滨市身份证的“徐广”就是犯罪嫌疑人薛扬。而此时的北京和内蒙的呼和浩特等地正处于“非典”疫情高发期,各地的人们为防“非典”,坚决不进“非典”的重灾区,而专案组的两名同志为不贻误战机,尽早将携款潜逃的薛扬缉拿归案,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向院党组主动请缨。

       克服千辛万苦   飞车日夜兼程

 

原创:不惧“非典”行万里  昼夜兼程抓逃犯 - 清音 - 清音 

 

       院党组对此案高度重视,专门从外单位借来一台车况上乘的“4500”大吉普车,指派驾驶技术娴熟的干警兼司机范奎同志一同去呼和浩特市缉拿逃犯。

       3月9日晚9时,专案组人员在院拿不出办案经费的情况下,自己筹集八千元钱,备足了5天的食品和矿泉水,开始向呼和浩特市出发。由于日夜兼程,干警范奎和反贪局政委王新民轮流开车,白天车里热得像蒸笼,使人昏头涨脑;夜晚车里又冷得使人直打哆嗦。万里行程,一路上经过无数个市镇,遇到无数个“非典”防疫站,每到一站都要停车检查,量体温,喷洒过氧乙酸,着消毒液辣眼睛、呛鼻子、闻时间长了让人感到恶心,同志们尽管很饿很渴,但在消毒水的氛围中却吃一点就饱,喝一口就够,而且夜以继日,一路颠簸,累得腰酸背痛,困得双眼强睁。实在困乏了,为安全起见,就将车停在路旁,在车里眯一小觉,再继续赶路。“非典”流行期 ,在高速公路上行驶,除偶尔见到几辆满载的运货车之外,客车和轿车十分罕见。办案人感到几分委屈、几分悲壮,但为了尽早缉拿逃犯,他们什么都豁出去了。专案组不分昼夜,连续行程37小时,终于在5月11日晨2时许赶到了呼和浩特市。同志们本想找个旅店睡一觉,吃一顿饱餐,等天亮后再缉拿人犯。想不到在“非典”防疫期,呼和浩特市所有旅店一律关闭,无论内外地旅客一律不得住宿。于是专案组的同志们又不顾一路的劳顿,寻找到邮电家属楼和金岁酒店的准确位置之后,才在车里马马虎虎睡一会儿。早晨7点30分上班时间,专案组求赛罕区刑警队协助排查,得知“徐广的自然履历、身高特征等,确定此人就是薛扬,居住在邮电局家属楼。在金岁酒店洗浴部更衣室工作。当天下午,在确定目标之后,在金岁酒店将薛扬抓获。为安全起见,专案组专门到”非典“防疫站给薛扬做了检查,经查证无病毒传染之后,才带着他往回返。为节省时间和过路费,归来之时,办案人员走小路,吉普着行驶在千里荒无人烟的大草原上,前不见村,后不见店,道路崎岖坎坷,苦不堪言。归来之后,每个人都两脚肿胀,站起来浑身各个关节酸痛难忍,但是,他们终于挺过来了。

 

 原创:不惧“非典”行万里  昼夜兼程抓逃犯 - 清音 - 清音

   

      悔恨交友不慎   令己锒铛入狱  

        经询问,薛扬仅念到初中二年级就辍学回家,1998年,他只有18岁,就到穆棱市房产局工作,先任动迁承办员,干了8个月,得到领导的信任,安排他任动迁办出纳员。此时,任工商联主席的父亲去世了,母亲退休,两个姐姐在外打工,自己有理想的工作,还不时地到饭店啜两顿,可以说,衣食无忧,生活舒心。想不到他偏偏交上了四个不三不四的朋友,尽管年龄相仿,但这四位却是社会上的无业游民,一天天好吃懒做,胡吹乱侃,而薛扬对他们的话却深信不疑,尤其是对24岁的大哥熊某,他简直崇拜德五体投地,对他一向俯首帖耳,言听计从,除去上班时间之外,他几乎天天与这几个哥们吃住在一起,享乐在一起,天长日久,他们结成了不能同生、但愿同死的异姓兄弟。大哥熊某多次灌输薛扬到外地做生意能赚大钱的思想,见到薛扬被他说活心了,他又撺掇另三个哥们采取“车轮战术”游说薛扬:咱哥们就你大权在握,拿它个百十来万不成问题,国家这么大,到哪儿还没有咱哥们的避风港?赚了大钱咱哥们都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薛扬本身年龄不大,文化不高,头脑简单,架不住众人云山雾罩的滥侃,才当了两年零五个月的出纳员的他终于大脑发胀,不计后果,铤而走险。于2001年的某一天,先后从两个建行储蓄所取出房屋动迁款10.7万余元,晚8时许,又从办公室抽屉里取出1万元现金,约好四位兄弟,于20日晨踏上了潜逃之路。这5人先后逃到甘肃省天水市、陕西省西安市、兰州、北京等地,由于其中三人无身份证,要找工作——没门,但这哥五个似乎也不愁,他们感到这 11万元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可以尽情享用。为安全起见,其中6万元托大歌熊某保管。他们天天进酒店、上歌厅、洗桑拿、泡小姐,自以为过上了人间最享乐的日子。然而好景不长,这11万元终于被他们挥霍殆尽(熊某是否藏匿一部分别人已难以知晓)。于是,分道扬镳。薛扬从北京跑到他二姐夫家乡呼和浩特市,花250元办了个假身份证,在金岁大酒店洗浴部更衣室做管理员,月薪八百余元,后与西蒙一女青年结为夫妇,在邮电家属楼定局。被捕之后的薛扬对自己结交不三不四的朋友深恨不已,非常懊恼,好在他还年轻,愿意认罪伏法,争取宽大处理,早日出狱,重新做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好人学好人,跟猴子学攀登。”年青人结交品格高尚的人做朋友,他会引导你走上康庄之路;结交阴鸷狡诈之人做朋友,他会诱惑你走进陷阱。

  

  评论这张
 
阅读(551)| 评论(1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