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千秋万代受人尊崇的信陵君  

2011-07-06 15:32: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千秋万代受人尊崇的信陵君 - 清音 - 清音 

 

            春秋战国四公子盛名流传:这四公子,即齐国孟尝君田文、赵国平原君赵胜、魏国信陵君无忌、楚国春申君黄歇。均以善于结交、广纳贤才而闻名于世。但其中,真正礼贤下士、恭敬待人、不拘一格求贤才的谦谦君子,当属魏国的信陵君。其不论社会地位或职务高低贵贱、一律平等相待,彬彬有礼,温良恭俭让。不仅不以自己的身份高贵而居高临下,反之屈尊降贵,亲热有礼,其人格的魅力至今仍感人至深,深受敬仰。

        信陵君待人士无贤不肖皆谦而礼交之即士人无论是否有才德、全都谦和钦敬,以礼相待,一视同仁。这种宽容大度、海纳百川的广博胸怀,十分难能可贵,即使时至今日,也极为罕见。这也是他之所以多客的重要原因,因为他尊重每一个人,每一个人也尊重他,把依附于他、替他做事,当做自身的荣耀 

         魏有隐士曰侯嬴,年七十,家贫,为大梁夷门监者。这位侯羸隐士年纪衰老、家境贫寒、地位低下,仅仅是一位看守大梁城城门的老人。信陵君则不以其老其贫其地位低贱而鄙视他,反而亲自登门拜见。在赠送厚礼对方不接受,甘愿受贫的状况之下,公子更加敬重这位老人的人品。公子招待酒席大会宾客,人员到齐,坐定后,亲自带领随从赶着马车去接侯嬴 ,并将车的尊位——左位留给侯嬴。车行市中心,侯嬴下车较长时间见客(胡亥),并故意斜眼看公子,显出高傲之色,尽管随从和街市上的人对侯羸的做法相当不满,在下窃窃私语,但公子始终和颜悦色,耐心等待,表现出了良好的品质素养,体现出了发自内心的求贤欲望和对侯嬴由衷的尊敬。可见其待人之诚挚,胸怀之宽广,非常人之所及。当把侯嬴请到家里酒席间之时,仍请侯老上座,并以赞扬的口吻将老人介绍给所有的宾客,以表示对侯嬴的敬重,并增强和提高老人的知名度。酒至半酣之时,公子又举杯为侯羸老人祝寿。侯羸即使是铁石心肠,也会化为滚烫的流水。由此可见,信陵君爱惜人才、求贤若渴是发自内心世界,不掺杂半点虚假。也正因为如此,在赵国被秦国围困告急,魏王派大将晋鄙带兵欲救赵国,但惧怕秦国,驻军魏赵边界,不敢出兵的情况之下,侯嬴才给其献策道:我听说晋鄙的兵符经常放在魏王的卧室内,而如姬最受魏王的宠幸,出入魏王的卧室随便,能够窃取得到。我还听说如姬的父亲被人杀害,她准备了三年,寻求自魏王以下能为她的父亲报仇的人,没有找到。如姬到公子面前哭泣,请求公子替她的父亲报仇。公子派手下的宾客杀了如姬父亲的仇人,并把人头敬献给如姬。如姬甚为感激,甘愿去为公子死而毫不推辞。公子若一开口,请如姬帮助,如姬一定会答应,则得虎符夺晋鄙军,北救赵而西却秦,此五霸之伐也。公子听从了他计谋,请如姬。如姬果盗晋鄙兵符与公子。侯嬴又告诉公子,盗得兵符后,可带着他的朋友胡亥,此人是大力士,到时候,驻扎在魏赵边境的魏军大将晋鄙 不听指挥,可让胡亥杀死他。这样,才可以带兵救赵国。信陵君完全采纳了侯羸的计谋,完成了救赵国于危亡的大业。

 

 信陵君      

 

    侯羸在公子临行前说道:我本应该随从你一同救赵国,但年纪老了,去不了了。我将计算公子行程的时间,当你到达晋鄙军队驻地时,我在北乡拔剑自刎,来为公子送行 。公子到达晋鄙的军队驻地后,侯羸果然拔剑自刎。其实,侯羸已为公子献出了锦囊妙计,人生七十古来稀,春秋战国时期,能活到七十岁,已经相当不易,偌大年纪,即使不随同前去,公子也不会怪罪他。但侯羸为人仗义,感到公子此行关系重大,作为知己,必将全力以赴,所以才有拔剑自刎以壮其行的义举。有言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古往今来,为知己之人牺牲性命,有楚汉相争之时,为齐王田横拔剑自刎的五百义士流芳百世,但侯羸老人当属士为知己者死的第一人。

 

侯赢在剧中

 

        救赵之后,因怕魏王怪罪,信陵君定居赵国。公子听说赵国有才德之人毛公混迹于赌馆之中,薛公隐埋于卖酒的店家。公子想见这两位处士,但两位处士却藏匿起来不见他。公子打听到二人的住处,于是,悄悄地步行到二人的住所,和二人交往密切。平原君听说了此事,对夫人(信陵君的姐姐)说:以前我听说夫人的弟弟礼贤下士天下无双,现在看来,他与赌徒和卖酒的店家在一起厮混,公子也不过是徒有虚名,无知妄为的人罢了。夫人把平原君的话告诉了公子。公子回答夫人道:我从前听说平原君是贤德之人,所以才得罪了魏国来救赵国,满足他的意愿。现在看来,平原君的交游,只图虚名罢了,并非真正寻求贤达之士。无忌在魏国大梁之时,就常听到这两个人贤能的大名,到了赵国,唯恐见不到他们。以我的交游,还深怕他们不愿意与我交往,现在,平原君却以为交往他们是羞耻之事,看来,不足以和他交往,今平原君乃以为羞,其不足从游。于是,整理行装准备离去。夫人将公子之语告诉了平原君。平原君上门脱帽谢罪,竭力挽留公子。平原君的门下闻听此事,有一半的人离开了平原君跟随了公子,天下的士人闻听此事后都来跟随公子,公子上佳的名声使平原君的门客几乎殆尽。

        这一段对待贤人态度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公子信陵君看人不注重其表面现象,而是深入实质,尊重的是真正的贤能;他能深入基层,只身到普通群众之间,与大家打成一片,获取信任,求得贤能。他并不以为自身高贵,混迹于赌馆酒店为耻辱,而且深怕他人瞧不起自己的为人而不待见他。所以,才会不停地跟踪,悄悄地步行前去寻访,终于如愿,甚为惊喜。反观平原君的交友,求的是文人雅士,书卷之气,所谓社会上层贤达之人,以见社会下层人士为耻辱,可见,平原君要的只是虚名,只求表面风光,是叶公好龙,其所谓的贤士,滥竽充数者居多,真正的贤人雅士就在身边,却视而不见。反之,这些贤人却和异国的公子交往甚密,两人求贤态度之异显而易见。

 

      公子所寻求的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的贤人全部来源于基层,侯羸是一位看守城门的老人,胡亥是一位屠夫,毛公是赌徒,薛公为酒店的店员。侯羸在救赵的大事上为公子献出了奇谋良策;胡亥为使良谋化为现实建立奇功伟业;毛公和薛公的作用也至关重要。公子身在赵国,秦国日夜攻魏,魏国危在旦夕,魏王多次向公子求救,公子恐魏王因盗取兵符救赵国之事怪罪,坚决不救魏国。说道:有敢于替魏王使者通报传话的,赐死。于是,宾客全都离开魏国来到赵国,没有敢劝公子救魏国的。关键时刻,毛公、薛公两人去见公子说:公子所以在赵国受到特别敬重,名闻诸侯,只是因为有魏国啊。现在秦国攻打魏国,魏国危在旦夕而公子袖之旁观,若使得秦国攻破国都大梁而平了你先祖的宗庙,公子你还有什么面目站立在这个世界之上啊?话还没说完,公子脸色大变,嘱咐车夫赶快套车回去救魏国。

        公子敬重贤人 ,贤人在紧要关头使公子化险为夷、出奇制胜;公子敬重贤人,贤人在紧要关头使公子明辨是非、认准方向;公子敬重贤人,贤人在紧要关头使公子遇难成祥、柳暗花明。

       其实,贤人尽管贤德过人,也各有缺陷,若无宽容大度的胸怀 ,也难以与之交往,成就大业。如:侯羸为人倨傲;胡亥为人固执(事前,公子多次拜访,他始终没有回音。);毛公作为赌徒,难免见利忘义;薛公身为店家,难免斤斤计较。但公子认准其贤,对他们的个性特征均能包容,甚至为了加密情感,与之共同游乐。公子为人之谦和、举止之高雅,集中了中华民族之品格,显示了华夏儿女之礼仪,可为万世之师表,永远值得学习和尊崇。

  

信陵君 

 

附:《信陵君列传》

       魏公子无忌者,魏昭王少子而魏安厘王异母弟也。昭王薨,安厘王即位,封公子为信陵君。是时范睢亡魏相秦,以怨魏齐故,秦兵围大梁,破魏华阳下军,走芒卯。魏王及公子患之。  公子为人仁而下士,士无贤不肖皆谦而礼交之,不敢以其富贵骄士。士以此方数千里争往归之,致食客三千人。当是时,诸侯以公子贤,多客,不敢加兵谋魏十余年。   

   亡魏:从魏国逃亡。以怨魏齐故:因为怨恨魏相魏齐的缘故。魏齐曾屈打范雎几乎致死。这一句的意思是说:击败魏国驻扎在华阳的军队。梁玉绳《史记志疑》:(范)睢相在秦昭四十二年(前265),秦围大梁及破魏华阳二事在昭王三十二、四两年(前275、前273),其时穰侯相秦也,安得谓因睢怨魏齐而兴兵乎?误矣。所言当是。走芒卯:使芒卯战败而逃。走,使败逃。仁而下士:仁爱而谦恭地对待贤士。下,降低自己身分,与人交往。无:无论。不肖:没有才能。食客:指投靠强宗族并为其服务以谋取衣食的人。   

    公子与魏王博,而北境传举烽,言赵寇至,且入界③”。魏王释博,欲召大臣谋。公子止王曰:赵王田猎耳,非为寇也。复博如故。王恐,心不在博。居顷,复从北方来传言曰:赵王猎耳,非为寇也。魏王大惊,曰:公子何以知之?公子曰:臣之客有能深得赵王阴事者,赵王所为,客辄以报臣,臣以此知之。是后魏王畏公子之贤能,不敢任公子以国政。  

    博:下棋。是古代的一种棋类戏术。举烽:发出警报。古代戍守遇到紧急情况时,即在高架上升起薪火以示报警,称为举烽。烽,烽火。且:将要、就要。释:放下。阴事:秘密的事情。   

    魏有隐士曰侯嬴,年七十,家贫,为大梁夷门监者。公子闻之,往请,欲厚遗之。不肯受,曰:臣修身絜行数十年,终不以监门困故而受公子财。公子于是乃置酒大会宾客。坐定,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夷门侯生。侯生摄敝衣冠,直上载公子上坐,不让,欲以观公子。公子执辔愈恭。侯生又谓公子曰:臣有客在市屠中,愿枉车骑过之。公子引车入市,侯生下见其客朱亥,俾倪故久立〔13〕,与其客语,微察公子〔14〕。公子颜色愈和。当是时,魏将相宗室宾客满堂,待公子举酒〔15〕。市人皆观公子执辔。从骑皆窃骂侯生〔16〕。侯生视公子色终不变,乃谢客就车〔17〕。至家,公子引侯生坐上坐,遍赞宾客〔18〕,宾客皆惊。酒酣,公子起,为寿侯生前。侯生因谓公子曰:今日嬴之为公子亦足矣〔19〕。嬴乃夷门抱关者也〔20〕,而公子亲枉车骑,自迎嬴于众人广坐之中,不宜有所过〔21〕,今公子故过之〔22〕。然嬴欲就公子之名,故久立公子车骑市中,过客以观公子,公子愈恭。市人皆以嬴为小人,而以公子为长者能下士也。于是罢酒,侯生遂为上客。  侯生谓公子曰:臣所过屠者朱亥,此子贤者,世莫能知,故隐屠间耳。公子往数请之〔23〕,朱亥故不复谢〔24〕,公子怪之。   

   夷门:大梁城的东门名。监者:看守城门的人。请:拜见。遗:赠送,送给。修:通。絜:通从:使跟随,带着。虚左:空出左方的座位。古代乘车以左位为尊位。侯生:即侯嬴。生,先生的省称。摄:整理。敝:破旧。载:乘坐。执辔:握着驾车的马缰绳。屠:指宰牲畜的地方。枉:委屈。过:拜访、探望。〔13〕俾倪:同睥睨,眼睛斜着看,含有高傲之意。故:故意。〔14〕微:暗暗地。〔15〕举酒:即举酒开宴之意。〔16〕从骑:指随从人员。〔17〕谢:告辞。〔18〕遍赞宾客:普遍向宾客赞扬地介绍侯生。《索隐》:赞者,告也。谓以侯生遍告宾客。张衍田《史记正义佚文辑校》录《正义》引刘熙云:称人美曰赞。赞,纂集其美而叙之。另一解,把宾客一一称述于侯生之前。〔19〕为:难为,使人为难。〔20〕抱关者:抱门插关的人。〔21〕有所过:有拜访朋友的事。指拜访朱亥。另一解,有过分的表示。〔22〕故:乃,竟然。另一解,故通,的确。〔23〕数:多次,屡次。〔24〕复谢:答谢。   

    魏安厘王二十年,秦昭王已破赵长平军,又进兵围邯郸。公子姊为赵惠文王弟平原君夫人,数遗魏王及公子书,请救于魏。魏王使将军晋鄙将十万众救赵。秦王使使者告魏王曰:吾攻赵旦暮且下,而诸侯敢救者,已拔赵,必移兵先击之。魏王恐,使人止晋鄙,留军壁邺,名为救赵,实持两端以观望。平原君使者冠盖相属于魏,让魏公子曰胜所以自附为婚姻者,以公子之高义,为能急人之困。今邯郸旦暮降秦而魏救不至,安在公子能急人之困也!且公子纵轻胜,弃之降秦,独不怜公子姊邪?公子患之,数请魏王,及宾客辩士说王万端。魏王畏秦,终不听公子。公子自度终不能得之于王,计不独生而令赵亡,乃请宾客,约车骑百余乘〔13〕,欲以客往赴秦军,与赵惧死。  

    魏安厘王二十年:即前257年。破赵长平军:指前260年秦将白起在长平围攻赵军,射杀赵将赵括,赵兵四十万人投降,尽被坑杀。平原君:即赵公子赵胜。壁:扎营驻守。持两端:采取动摇不定的两面倒的策略。冠盖相属:形容使臣连续不断地到来。冠盖,古时官员的冠服和他们车乘的篷盖;属:连续。让:责备。自附:自愿依托。纵:即使。说:劝说,说服。万端:各个方面,各种办法。度(duó,夺):揣度,估计。计:决计。〔13〕约:凑集,备办。  

    行过夷门,见侯生,具告所以欲死秦军状。辞决而行,侯生曰:公子勉之矣,老臣不能从。公子行数里,心不快,曰:吾所以待侯生者备矣,天下莫不闻,今吾且死而侯生曾无一言半辞送我,我岂有所失哉?复引车还,问侯生。侯生笑曰:臣固知公子之还也。曰:公子喜士,名闻天下。今有难,无他端而欲赴秦军,譬若以肉投馁虎,何功之有哉?尚安事客?然公子遇臣厚,公子往而臣不送,以是知公子恨之复返也。公子再拜,因问。侯生乃屏人间语,曰:嬴闻晋鄙之兵符常在王卧内,而如姬最幸,出入王卧内,力能窃之。嬴闻如姬父为人所杀,如姬资之三年,自王以下欲求报其父仇,莫能得。如姬为公子泣,公子使客斩其仇头,敬进如姬。如姬之欲为公子死,无所辞〔13〕,顾未有路耳〔14〕。公子诚一开口请如姬〔15〕,如姬必许诺,则得虎符夺晋鄙军,北救赵而西却秦,此五霸之伐也〔16〕。公子从其计,请如姬。如姬果盗晋鄙兵符与公子。  

   辞决:告辞诀别。决,同,多指不易再见的离别。备:完备,周到。曾:竟,却。他端:其他办法。馁虎:饥饿的老虎。尚安事客:还要宾客干什么用?尚,还;安,何;事,用。屏人:让旁人离开。屏,使退避。间语:秘密地谈话。间,私。兵符:古代调发军队的凭证。用铜铸成虎形,背有铭文,剖为两半,右半留中央,左半授予统兵将帅,调兵时由使臣持符验合后生效,又称铜虎符。卧内:卧室。幸:受宠爱。力:尽力。资:蓄积。为:对、向。〔13〕无所辞:没有可推辞的,不会推辞。〔14〕顾:只是。路:指行动的机会。〔15〕诚:如果。〔16〕五霸之伐:如同春秋五霸的功绩。五霸,春秋时在诸侯中势力强大,称霸一时的五个诸侯盟主。其说不一,通行的说法是指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宋襄公、楚庄王。伐,功劳、功绩。  

    公子行,侯生曰:将在外,主令有所不受,以便国家。公子即合符,而晋鄙不授公子兵而复请之,事必危矣。臣客屠者朱亥可与俱,此人力士。晋鄙听,大善;不听,可使击之。于是公子泣。侯生曰:公子畏死邪?何泣也?公子曰:晋鄙嚄唶宿将,往恐不听,必当杀之,是以泣耳,岂畏死哉?于是公子请朱亥。朱亥笑曰:臣乃市井鼓刀屠者,而公子亲数存之,所以不报谢者,以为小礼无所用。今公子有急,此乃臣效命之秋也遂与公子俱。公子过谢侯生。侯生曰:臣宜从,老不能。请数公子行日,以至晋鄙军之日,北乡自刭,以送公子。公子遂行。  

    《孙子兵法?九变篇》: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涂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这里所说的意思是,将领统兵作战时,有机断处置的权力,不是一切都要请示国君。便:便利,有利。即:即使。复请之:再向魏王请示。嚄唶(,仄)宿将:勇猛强悍,富有经验的老将。嚄唶,形容气概豪迈,无所顾忌。《正义》引《类声》云:嚄,大笑。唶,大呼。”⑥市井:市场。鼓刀:屠宰牲畜时击刀作声,称为鼓刀存:问候。效命之秋:贡献生命的时候。过谢侯生:去向侯生告辞。过,去。数:计算。北乡自刭:面向北方刎颈自杀。乡,通,面向;刭:用刀割脖子。送:致,答谢的意思。   

    至邺,矫魏王令代晋鄙。晋鄙合符,疑之,举手视公子曰:今吾拥十万之众,屯于境上,国之重任,今单车来代之,何如哉?欲无听。朱亥袖四十斤铁椎,椎杀晋鄙,公子遂将晋鄙军。勒兵,下令军中曰:父子俱在军中,父归;兄弟俱在军中,兄归;独子无兄弟,归养得选兵八万人,进兵击秦军。秦军解去,遂救邯郸,存赵。赵王及平原君自迎公子于界,平原君负韊矢为公子先引。赵王再拜曰:自古贤人未有及公子者也。当此之时,平原君不敢自比于人。公子与侯生决,至军,侯生果北乡自刭。   

   矫:假传(命令)。单车:指只有所乘车辆而无随护的兵车。袖:藏在袖中。勒:约束、整顿。归养:回家奉养父母。选兵:选出的精兵。解:解除。负韊矢:背着盛满箭支的囊袋。韊,盛箭的囊袋。   

    魏王之怒公子之盗其兵符,矫杀晋鄙,公子亦自知也。已却秦存赵,使将将其军归魏,而公子独与客留赵。赵孝成王德公子之矫夺晋鄙兵而存赵,乃与平原君计,以五城封公子。公子闻之,意骄矜而有自功之色。客有说公子曰:物有不可忘,或有不可不忘。夫人有德于公子,公子不可忘也;公子有德于人,愿公子忘之也。且矫魏王令,夺晋鄙兵以救赵,于赵则有功矣,于魏则未为忠臣也。公子乃自骄而功之,窃为公子不取也。于是公子自立责,似若无所容者。赵王埽除自迎,执主人之礼,引公子就西阶。公子侧行辞让,从东阶上。自言罪过,以负于魏,无功于赵。赵王侍酒至暮,口不忍献五城,以公子退让也。公子竟留赵。赵王以鄗为公子汤沐邑,魏亦复以信陵奉公子。公子留赵。  

    使将将其军:前字,将官;后字,率领。德:感激。骄矜:骄傲自大。自功:自己认为有功。埽:通引公子就西阶:古代迎宾升堂的礼节规定,主人从东阶上,宾客从西阶上,以示尊敬。宾客若自谦降低身分,则与主人同从东阶升堂。就,靠近。侧行:侧着身子走。表示谦让。口不忍:不好开口。汤沐邑:古代天子赐给诸侯的封邑,邑内的收入供诸侯来朝时斋戒自洁之用。这里是指供养生活取用的地方。  

    公子闻赵有处士毛公藏于博徒,薛公藏于卖浆家,公子欲见两人,两人自匿不肯见公子。公子闻所在,乃间步往从此两人游,甚欢。平原君闻之,谓其夫人曰:始吾闻夫人弟公子天下无双,今吾闻之,乃妄从博徒卖浆者游,公子妄人耳夫人以告公子。公子乃谢夫人去,曰:始吾闻平原君贤,故负魏王而救赵,以称平原君。平原君之游,徒豪举耳,不求士也。无忌自在大梁时,常闻此两人贤,至赵,恐不得见。以无忌从之游,尚恐其不我欲也,今平原君乃以为羞,其不足从游。乃装为去。夫人具以语平原君。平原君乃免冠谢,固留公子。平原君门下闻之,半去平原君归公子,天下士复往归公子,公子倾平原君客  公子留赵十年不归。秦闻公子在赵,日夜出兵东伐魏。魏王患之,使使往请公子。公子恐其怒之,乃诫门下:有敢为魏王使通者,死。宾客皆背魏之赵,莫敢劝公子归。毛公、薛公两人往见公子曰:公子所以重于赵,名闻诸侯者,徒以有魏也。今秦攻魏,魏急而公子不恤,使秦破大梁而夷先王之宗庙,公子当何面目立天下乎?语未及卒,公子立变色,告车趣驾归救魏  

    处士:指有才德而未仕或不仕的人。博徒:聚赌的人。②卖浆家:出卖酒浆的店家。自匿:主动地隐藏起来。间步:悄悄地步行。游:交游,交往。妄:胡乱。妄人:无知妄为的人。称:符合,满足。豪举:豪放的举动。另一说,张文虎《校刊史记集解索隐正义札记》云:谓徒以客众为豪耳。”⑨不我欲:即不欲我,不要我。乃装为去:于是整理行装准备离去。免冠谢:脱帽谢罪。固:坚持、坚决。倾:倒出来,竭尽。使使:前使字,派遣;后使字,使者。这一句的意思是说:有敢于替魏王使者通报传话的。之:往、到。恤:体恤,顾念。夷:平。卒:结束。告车趣驾:嘱咐车夫赶快套车。趣,通,急促,赶快。  

    魏王见公子,相与泣,而以上将军印授公子,公子遂将  魏安厘三十年,公子使使遍告诸侯。诸侯闻公子将,各遣将将兵救魏。公子率五国之兵破秦军于河外,走蒙骜。遂乘胜逐秦军至函谷关,抑秦兵,秦兵不敢出。当是时,公子威振天下,诸侯之客进兵法,公子皆名之,故世俗称《魏公子兵法》  秦王患之,乃行金万斤于魏,求晋鄙客,令毁公子于魏王曰:公子亡在外十年矣,今为魏将,诸侯将皆属,诸侯徒闻魏公子,不闻魏王。公子亦欲因此时定南面而王,诸侯畏公子之威,方欲共立之。秦数使反间,伪贺公子得立为魏王未也。魏王日闻其毁,不能不信,后果使人代公子将。公子自知再以毁废,乃谢病不朝,与宾客为长夜饮,饮醇酒,多近妇女。日夜为乐饮者四岁,竟病酒而卒。其岁,魏安厘王亦薨。  秦闻公子死,使蒙骜攻魏,拔二十城,初置东郡。其后秦稍蚕食魏,十八岁而虏魏王,屠大梁。   

    将:指任为上将军之职。从魏王见公子故世俗称《魏公子兵法》,中华书局本原作一段,今据文意分为两段。魏安厘王三十年:即前247年。振:通名:署名。《魏公子兵法》:《汉书?艺文志》有《魏公子》二十一篇,图十卷,今佚。行:行贿。南面:古代帝王之位面向南,故称居帝王位为南面反间:使敌人间谍为我所用。未:相当于再以毁废:再次因毁谤而被废黜。谢病:托脱有病。醇酒:厚酒,烈性酒。病酒:饮酒过量而病。稍:渐渐地。十八岁:指无忌死后十八年即前225年。魏王:指魏王假。    高祖始微少时,数闻公子贤。及即天子位,每过大梁,常祠公子。高祖十二年,从击黥布还,为公子置守冢五家,世世岁以四时奉祠公子。    微少:微贱。指刘邦尚未发迹时。②祠:祭祀。③高祖十二年:即前195年。从击黥布还:从击败叛将黥布的前线回来。守冢:看守坟墓。    太史公曰:吾过大梁之墟,求问其所谓夷门。夷门者,城之东门也。天下诸公子亦有喜士者矣,然信陵君之接岩穴隐者,不耻下交,有以也。名冠诸侯,不虚耳。高祖每过之而令民奉祠不绝也。    墟:废墟。岩穴隐者:居在深山野谷的隐士。这里泛指住在不被人注意的各个角落的隐士。有以:有道理。以,道理、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1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