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回溯艰难岁月的轨迹(上)  

2012-01-16 15:5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里极目春满人间 - 云雾青山 - 云雾青山的家园


       序言:此日记由1985年6月10日写起 。

 

                    一、家搬杨木村

        1974年冬天,因生活所迫(我在马桥河公社杨木大队教学,吃食堂,钱不少花,伙食却糟透了。)我只好和妻子把家搬到杨木村。所谓的家当——只用一辆小牛车就搬走了。我们居住在原来给转业干部盖的坯草房的东边两间,西边两间住着三、四个刚从关内逃荒来的小青年。

       尽管日子清苦,但我们过得有滋有味,里屋北面靠西侧钉了四个木桩,木桩上钉几道板条,上面放着一对儿木箱,下面遮着海鸥在海浪汹涌的大海上飞翔的帘布,结婚时唯一的家具炕琴放置在炕梢儿(西侧),上面的几床被褥叠放整齐,蒙着刺绣着喜鹊登梅的白布帘儿,新买的炕席,新刷的墙。外屋的炊具等虽不精致,安放的也很有条理。我们把门前的院子用柞木棵子夹起一大片当做菜园,翻土打垄,栽上茄子、辣椒、西红柿等。又学着山东人在分给的另一片大片的田地里栽上了几千株黄烟,上大粪、定烟心、打烟杈,再加上吃大煎饼,我们完全被“山东化”了。小院的西面整齐地落着木柈,这是生产队给拉的一车柴禾,我截短、劈开、落上的。杨木学校老师到我家里,虽见家境清寒,却都称赞是“正经”过日子的人家。

       刚搬来之时,因无烧柴,我每天都早早起来,翻过一道山坡,穿过公路,到对面的沟堂子里拾柴,每早一大捆,然后靠我不太坚硬的肩膀和单薄的身体将它扛回家。

 

【原创】情梦雪 - 雪梦无痕 - 雪梦无痕的博客


 

         一周后,所拾的柴禾居然还有剩余,而我也隐约感到:没有外力,仅靠两个肩膀头子扛烧柴,这日子是难过的,我在忧郁。难以忘记的一天早晨,我借了一张木爬犁上山,装满柴禾归来的路上,太阳出来了,积雪开始融化,路面泥水混合,稀溜溜的,非常泥泞。无雪的路很难走,我吃力地往山坡上拽着爬犁,汗水顺着脊梁往下流,棉裤里也变得粘糊糊的,似乎加重了许多的分量。膝盖以下全湿了,沾满了稀泥和污水,棉鞋早已湿透,被泥泞的路扭歪的不成样子了。脸上涨乎乎的,嘴里大口大口地往外吐着热气,而脚步仍然不敢停留,升到三杆的太阳告诉我:上班已经晚了。远处,几个农民望着我,像猜谜语似地琢磨着:这位老师为啥子这样辛苦呢?到家必须路过学校,我的狼狈相没有逃过老师们的眼睛,当我回到学校上班时,领导动了怜悯之心,劝我回家休息。后来,找生产队队长派车给我拉了一车柴禾。

              二、住岳母家

        1975年8月,我调转到建校仅半年的穆棱四中,虽然其它条件要比乡下带帽中学好得多,但住房又成了大老难的问题。因为四中距离钟山村不远,岳母将我们接到她的家里。虽然以前我经常到她家里吃饭,现在毕竟不同了,我感到自己被包围了,上有爷丈,岳父、岳母,下有一个妹妹、三个弟弟,吃饭、说话、走路都要陪着小心,尽管全家人待我都很好。此时,我才体会到和全家人生活在一起的儿媳的难处。岳母说过:把你们接回家里,岳父是不满意的。我看得出来,因为他每天出工的脸色总是阴沉沉的。或许是我父母也同在村里之故,感到有压力,但我有家不能回,毫无办法。

              三、住到刘家

       1975年秋季,岳母给我们在村南头找到了房子,我们搬到刘某家的西间屋,住在南炕,北炕住着刘家的三个女儿。一夜,我们正在睡梦中,突然,五大三粗的刘某毛毛愣愣地窜到西屋,大声呼喊着:“着火了!着火了!”没有思想准备,我在睡梦中被惊醒,吓得心里扑腾扑腾直跳,由于不知是咋回事,几乎吓破了胆。刘家母女大声呼唤,才把他喊走。听其妻子说:“六十年代,他管大队的电磨,一次拉电闸时,被电打着了,受到惊吓,从此落下病根,得了毛愣病。他又挺能喝酒,几乎每夜都大醉而归,搅得我们睡不安宁,这是没办法的事。

              四、住到王家

 

广西德天瀑布 

 

      1976年4月,我们搬迁到村北头最后一条街的王家居住。王家四儿一女,老头儿前年去世,大儿二儿结婚分开过,三儿参军,撇下老太太领着老儿子老姑娘单过。老太太人好,性格好,和我们很处得来。我们单独居住在西屋,用不着整天陪着笑脸去奉迎,我很满意。六月间,我们的孩子就在这个屋子里降临到了人间。妻子生孩子时,大队女卫生员思想很解放(接生婆,年龄和我相仿),让我留下,准确地说,妻子是靠在我的胸前,由我架着她的两条胳膊将孩子生下的。生下的是男孩,我一阵狂喜,孩子刚出生不久,就睁开了眼睛,也没哭。我心里甜甜的,并推断出,这孩子一定很聪明。同时,我也亲眼见到女人生孩子的痛苦,当我见到她在生与死的线路上苦苦地挣扎,当我听到她在极端的痛苦中呻吟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时,我的心里苦苦的,酸酸的,甚至感到自己开始苍老。我深深感到做女人之不易,于是,我失去了要第二个孩子的信心,何况她的身体并不好。其实,我很想再要一个小姑娘,然而,我都没有出息,又怎能教育好孩子?免了吧。

      在杨木村种黄烟,回四中我们编土篮儿。黄烟卖了二百余元,买了一台白山牌自行车,两副小胶皮车轱辘。土篮儿编得不易,有不少土蓝是她在孩子的哭声中编的,孩子哭,她也哭,边哭边编,见到我就发火。其实,干多干少都无所谓,我并没要求她去做,她是自讨苦吃。我不在家,什么忙也帮不上,那年冬天,我们关系不太好。其根源是一个“钱”字,孩子出生了,多了一张嘴,而贫穷却始终陪伴着我们。

      王家当兵的老三回来了,和未婚妻形影不离,不用说,他们急着结婚,我们得搬家。往哪儿搬呢?大地无边,广厦万间,而我们却无立锥之地,颠簸流离,到处搬迁,似乎我的生活就该是这样的,哀怨和愁苦只会增添烦恼,其它的忙一点也帮不上,我只好尽最大的努力去寻找新的巢穴。

             五、居住日本军用仓库

【原创】情梦雪 - 雪梦无痕 - 雪梦无痕的博客



       寻找房屋的轨迹牵扯到四中,四中是在原进修学校的校址建起来的,进修学校搬迁,四中建好后,决定将原进修学校会计林茂举居住的房子收归学校。指定我和赵老师居住,我住南屋,赵住北屋。当时,我任学校会计,又涉及个人利益,便在校领导的授意下,主动与林茂举交涉,几番周折,总算办成了。

      现在,有必要将这所房屋做一下交代,日军侵略东北时期,在八面通修建了飞机场,这所房屋(其中之一)就是日军飞机场的军用仓库,青砖瓦房,整个室内为72平方米,西山墙开门,中间一道走廊,将南北屋分开,北屋分东西两室,西屋住人,东屋做厨房;南屋的格局也是如此,只是东屋盘了一个小炕罢了,外墙内壁,多窗多门,又全是双层的,看来,林茂举改建时确实没少下功夫。林茂举搬迁时提出要伍佰元维修费,学校后勤主任出面协商,采取房租折价减到三百五十元。校领导商定,南屋给我住,北屋给赵老师住,我拿二百元,赵拿一百五十元给林茂举,而后,学校做房租时再逐月扣回,实质这钱就等于瞎掉了,因为房权仍归学校。其实,学校将这房后面的三间房(同属日军军用仓库)卖给苏老师也只三百元,何况这“仓库”夏天漏雨,冬日透霜?但毫无办法,因为你没房子,只好认了。

 

【原创】情梦雪 - 雪梦无痕 - 雪梦无痕的博客


        大概在七七年十月吧,我们把家搬进了“仓库”。冬天,这青砖房子冷得煞骨头,寒霜凉气不停地往屋里钻,不用刷,四面的墙壁自然是白的,冷森森的,凉哇哇的,烧多少火屋里也不暖和。晚上,只有火炕是热的,头上冒凉风,被子也像让凉水浇过了似的,一点热乎气也没有。到了后半夜,连炕上的一点温热也都散尽了,为了孩子,我只好让她母子回钟山村娘家去住。冬季是漫长的,泥水不合,根本无法改建,对付着住吧,穷人的命哪有值钱的时候,贫苦的神灵何时离开过我?而我是傻子,似乎也麻木了,好像不知道贫苦的滋味,冰冷的屋子里,我读《远离莫斯科的地方》,读《战争与和平》,读《红与黑》,读《高老头》,读《悲惨世界》,读《名利场》 ... ...   冬天,我熬过来啦!


广西巴马乡村


 

       春天来了,把温暖也带来了,而我的烦恼却没有减轻分毫,想不到这还是一所漏雨的房子,每至雨天,房屋四角、天棚,都往下淌水。外面下得是瓢泼大雨,屋里的水流儿就飞流直下,又急又快,润湿的天棚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咕咚”地一声,掉下一大块泥来。炕上、地上、箱柜上、锅台上,几乎都是稀泥,都是雨水。仰视,泥棚因掉泥而变得像一个个大窟窿小眼的破洞儿;四望,墙壁被大大小小弯弯曲曲的水流儿冲击的印痕十分难看。因接雨水泥巴,塑料布、麻袋、洗脸盆、菜盆、水桶、围得罗儿等用具七高八矮的摆得到处都是,虽然这些家具们都在帮助我 ,但我的心却恶劣到了极点,什么理想、自由、计划、嗜好,顷刻间变得一文不值,我的愿望只剩下一个——房子别漏雨。谁又知道我到房子上串过多少次瓦呢?和学校领导说,只会徒增烦恼,多么可笑,每月还扣房租,而原则叫自修自住,这不自相矛盾吗? 我不知道类似的苦难经历了多少次,后来,这房屋归了市房产局。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