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命之歌——少年  

2012-02-27 15:4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翅旋壁雀 - 晓军 - 鸟之友---晓军


                         上接:童年

 

                       三、少年

                     (一)

 

          凤蝶在烂漫的花丛中翩跹的季节,

          玫瑰色梦境里展开了曼舞的翅膀 ,

                   欢欣悦耳的乐曲萦绕着你的脑畔,

           然而那悲酸灰色的画面终生难忘。

 

           鲜粉的杏花儿绽开了新春的笑脸,

           雪白的梨花儿飘逸着醉人的清香,

           爷爷拎着扁筐送我上学校吆,

           趟过了一条河翻上了一道梁。

 

           12345aoeiuv, 

   从此我游进了知识的海洋,

           班主任丛老师是细高挑儿,

           圆脸儿白净有点小斑点儿。

 

            他微笑着讲课轻松又风趣,

            言辞优美学生句句都爱听,

            想不到竟被调到了蓝旗乡,

            新的女教师长辫子大眼睛。

 

           刚上台鸭蛋脸就涨成了红柿饼,

           没说两句话就张罗着“点点名”,

           五十个学生被她念错了二十对,

           全班的一阵阵哄笑使她更发蒙。

 

          从此班级变得吵吵闹闹乱哄哄,

           一天闻听丛老师回校大家高兴,

          同学们狂呼着冲出班级把他请,

          那堂课班级里又恢复往日平静。

 

         请开吧,误人子弟的女老师,

         再见吧,依依不舍的丛老师,

         不学无术者小孩子也瞧不起,

         有知识的人老年人也特尊重。

 

                     (二)

 

寒香暖意,腊梅迎春鈥Α炯访劳肌

 

        凤蝶在烂漫的花丛中翩跹的季节,

        玫瑰色梦境里展开了曼舞的翅膀 ,

             欢欣悦耳的乐曲萦绕着你的脑畔,

        然而那悲酸灰色的画面终生难忘。

 

 

         怅望窗外天空阴沉雪花肆意飞扬,

       缅怀起少年那不堪回首的时光,

       一九五九年可是个丰收的年景,

      放“亩产万斤卫星”人们大脑膨胀。

 

      从秋到冬生产队牛车夜夜满载,

       赶往百里之外的凤凰城送公粮,

      行前车老板饱餐一顿香喷喷大米饭,  

     在太虎岭大山里这是最高的奖赏。

 

    弄得一九六零年春天家家缺米断粮,

    人们挖野菜扒榆树皮填充辘辘饥肠

     吞咽谷糠大便不下憋得我呜呜直哭,

    吃食堂的“劳力”脸色青黄东摇西荡。     注:即能劳动的社员。

 

      一外乡人央求买食堂的菜饼子遭拒,

     天天都有耕牛饿倒被杀掉吃肉喝汤,

     就连八九岁的顽童也感到前途渺茫,

     我和小伙伴们叹息生命仅剩一揸长。

 

                   (三)

 

红翅旋壁雀 - 晓军 - 鸟之友---晓军

 

         凤蝶在烂漫的花丛中翩跹的季节,

     玫瑰色梦境里展开了曼舞的翅膀 ,

         欢欣悦耳的乐曲萦绕着你的脑畔,

     然而那悲酸灰色的画面终生难忘。

 

       春草青青白芍药花开满山岗,

     大清早全家五口偷着去逃荒,   注:爷爷一人留家看守,后至八面通。

     姨夫赶马车将我们送到凤凰城,

     山里娃头回见汽车飞驰一辆辆。

 

     那“巨怪”滚动巨轮叮咣作响大山一样压过来,

     第一次见到它我自感卑微,心跳神慌,

     乘坐它两昼夜全家人被抛到鸡西车站,           注:慢车,逢站必停。

    挂号找工作人山人海父亲两天没挤上。

 

    天色昏灰淅淅沥沥地下着牛毛细雨,

    系白围裙拎竹暖瓶妇女高喊“冰棍”,

    我想:这多人找冰棍,这小孩哪去了呢?

   人们接妇女从暖瓶里取出的是啥玩意儿?        注:当时的冰棍是长方形粉色的,带一个棍儿。

 

    巧遇表舅冷世明一起从鸡西至八面通,

    投奔冷世财两姨舅舅来到东山窑队,

    第二天他将我们安排到民主村老刘家,

    刘大娘社交广善言辞颇具备办事能力。

 

     父亲终于挂上号到县砖瓦厂上班,

     没着落的一家人暂得安顿感到欣慰,

    傍晚我琢磨刘家“大头朝下”的是啥东西?

     反正比俺山沟里的煤油灯光亮多少倍。

 

    从春到秋父亲的工人生涯不足一百天, 注:北国之春,其实已至夏天。

    黑龙江迫于压力将外省灾民一律遣返,

    苦难的岁月三弟殷维嘉降临来人间,

   缺钱,妈妈卖掉月子里大舅送的鸡蛋。

 

 

                          

                          (四)

      凤蝶在烂漫的花丛中翩跹的季节,

       玫瑰色梦境里展开了曼舞的翅膀 ,

          欢欣悦耳的乐曲萦绕着你的脑畔,

      然而那悲酸灰色的画面终生难忘

 

      几经波折一家人在钟山村扎下根,

      多亏刘大娘长兄村里当支部书记,

      饥饿像恶魔始终将我们日夜纠缠,

      顿顿稀粥喝到碗底才见几个米粒。

 

      灌一肚子饭水增添了几分精神,

      洒了几泡尿浑身变得绵软无力气,

      淀粉、甜菜渣子、玉米杆瓤儿,

     凡是能咽下肚的人们都拿来充饥。

 

     出生不久的维嘉饿得整天整夜哇哇哭,

      没法子妈妈到冰雪的稻地里苦寻稻粒 ,

       拿红砖搓成米用小铁盘蒸饭喂三弟,

      夜晚二弟和大妹去寻小铁盘偷饭吃。  注:当年二弟六岁,大妹四岁。

 

      一次我去偷吃了两口之后又愧悔不已,

     因为只有这米饭才能把三弟小命保住,

     一次房东让我到锅里给她女儿取地瓜,

     那黄橙橙的饼子我恨不得一口吞下肚。

  

     六岁的二弟和四岁的大妹端坐在北炕上,

     眼巴巴地盯着南炕东家围着方桌吃面米,

     人家津津有味地嚼着馋得他俩直咽口水,

     十一岁的我肚子也咕咕叫却把头扭过去。

 

      大队长家却常吃大米饭烙白面饼,

      村领导半夜私分点粮食缓解民饥,

      村里粮库闹闹哄哄几次被砸抢,

      全是两个更夫自导自演的把戏。

 

     一个更夫家搜出许多袋米谷,

     另一个闻讯迅速把粮食转移,

     六0年三十二名妇女去场院抢粮,

      其实,老百姓只渴求填饱肚皮。

 

     过春节大队给每个人分了点白面,

      妈妈蒸包子放在小桶里被我发现,

     偷吃了一个饭桌上才知道一人一只,

     妈妈把包子分给大家唯独没给自己。 

 

     太虎岭老家的老姨写信来,

     七姥爷上山耧草活活被饿死,

     他割柴五捆一堆五捆一堆才会数,

      一辈子不声不响的可真老实。   

 桃花错【原创】 - 西影.紫萝 - 遗忘是最好的老师

 

 

     老姨来信信封里总装着八分钱邮票,

     我回信再用这邮票贴信封上寄回去,

     王老师给我这穷学生买来作业本,

     我在本子正反面写了密密麻麻的字。

 

     贫穷之家先后搬迁了八次,

     简直受尽了房东的窝囊气,

     孙氏兄弟轮番扮演红白脸,

     撵搬家令全家人窘迫不已。

 

     饥饿使我兄妹个个瘦得皮包骨,

     凸露着两只大眼睛呆滞无神气,

     小学三年我饿得脸胖肿不能劳动,

      女孙老师可怜我让我在家里休息。

 

     清冷的秋风将枯叶扫来扫去,

     饥饿是我形影不离的伴侣,

     那年月能熬过来实属不易,

     苦难的少年令我痛心无语。

 

                 (五)

 

原创:生命之歌——少年部分 - 清音 - 清音

 

          凤蝶在烂漫的花丛中翩跹的季节,

      玫瑰色梦境里展开了曼舞的翅膀 ,

         欢欣悦耳的乐曲萦绕着你的脑畔,

      然而那悲酸灰色的画面终生难忘。

      

     在这人海茫茫的大千世界里,

     我只是一个默无声息的子民,

     尽管一心向往着美好的光景,

     却要饱受着四边八方的风云。

 

     刚刚脱离了自然灾害的苦海,

      又迎来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

     领导和权威一夜之间变成走资派,

    与地富反坏右一样被“火烧”、“炮轰”。

 

     学生们成了“造反有理”的红卫兵,

     穿草绿军装、戴红袖标、捧红宝书,

     牛鬼蛇神戴大高帽被押着示威游街,

     批斗会上“坐飞机”、“低头认罪”。

 

原创:生命之歌——少年部分 - 清音 - 清音

 

   “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老子革命儿接班,老子反动儿混蛋”,                     注:“混蛋”,后后改成“背叛”。

  “ 要是革命你就站过来,要是不革命你就滚他妈地蛋。”

    类似的口号遍及全国,批判的大字报铺地盖天。

 

    那时我接触的都是火药味很浓的大批判文章,

    什么《评“三家村”》、《评陶铸的“两本书”》,

    什么梁效、姚文元、关锋、王力、戚本禹,

    我学会写文章就是从写大批判稿件起步。

 

   “文大”前的书籍、影片、戏剧统统被否定,

     全国只剩下一个作家八个样板戏,

     我只读到初一却拿到了初中毕业证,

     返乡务农于一九六八年九月十八日。

     

                     下接:青年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10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