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妈妈讲故事》之三 —— 老屁股精  

2012-05-07 13:23: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妈妈讲故事》之三 —— 老屁股精 - 清音 - 清音

 

         在一座深山老林里,住着一户姓陈的人家,父母去世的早,撇下了陈光和陈杏儿兄妹二人相依为命。哥哥陈光牢记父母临去世前的重托,精心地呵护着妹妹,重活、累活从不让杏儿沾手,只让她在家里煮饭、洗衣、做家务。再说,深山老林里野兽多,而且还有“老屁股精”时常出没,确实也不安全。杏儿已经十八岁了,哥哥忙着给妹妹攒嫁妆,待到有合适的人家就把她嫁出去。

       这天早晨,哥哥陈光准备到大山的远处去套野猪,临别时一再叮嘱妹妹:“杏儿,哥赶着马爬犁要去山里很远的地方,一两天回不来,咱家的“大奔儿”(爱犬)前两天老死了,没人给你作伴,你要看好家,保护好自己,咱家大院四下都很严实,铁大门不开也进不来人,安全第一,你要耐心地等哥回来再出门。”杏儿点头答应了。杏儿家院外两步远的空地前面有一条从高山上流下的山泉,泉水清凉,泉边挨着陈家生长着一棵大柳树,哥哥在柳树上和另一棵距离较近的水杉树上系一段绳子,给杏儿做晾衣绳。大柳树下放着哥哥做的一条长板凳,供兄妹俩没事坐着观景聊天用的。哥哥走后,闲来无事,杏儿就坐在炕上给哥哥纳鞋底。傍晌午的时候,“咚!咚!咚!”响起了敲门声,接着,一个憨粗的声音传进来:“杏儿,给口水喝吧,我渴坏了。”他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杏儿想。为安全起见,她回答道:“外面山泉里不是有水吗?很方便的。”“喔,我走了很远的路,也很饿,你能给我点吃的吗?”“你是谁呀?”“不要怕,我是你哥陈光的朋友。”杏儿这才把心放了下来,下地走出去开大门,大门刚打开,就见一个近两米高的类似大猩猩的物体挤进门来,只见他浑身都是黑红相间的毛发,眍䁖眼,红眼圈,鼓突嘴,样子很难看。杏儿吓得脸儿煞白,倒退了好几步。“杏儿,你别怕,我很喜欢你,绝不会伤害你。你跟我一起过日子吧。”“你就是传说中的老屁股精吧,你怎么还会说人话?”“杏儿,我注意你好多天了,你跟我走吧。”说着,他大步走到杏儿跟前,抱起杏儿扛起来就跑,无论杏儿怎样挣扎、呼喊,也无济于事。这老屁股精翻过无数道山岭,到了一个十分隐蔽的山洞里,才把杏儿放了下来。从此,老屁股精白天出去打猎的时候,就用一块巨大的石块把洞口堵上,以免杏儿逃跑,吃喝拉撒睡都在洞里,由于洞很大,气味还不算太臭。当然了,自杏儿来到之后,老屁股精所打得猎物全都烧烤过之后,才吃。这是老屁股精以前从未享受到的,他也十分喜欢。火柴是老屁股精按杏儿的要求到山外人家中偷来的。杏儿很后悔没有听哥哥的劝告,麻痹大意,着了老屁股精的道儿,谁知道老屁股竟会说人话呢?

原创:《妈妈讲故事》之三 —— 老屁股精 - 清音 - 清音

      再说陈光第三天傍晚坐着装着一头打死的野猪的马爬犁精疲力尽地回了家,本以为能热乎乎地吃上妹妹做的美味佳肴,喝一点小酒,再美美地睡上一觉。想不到,刚走到家的近处,就见铁大门大敞四开,走进院内,屋里屋外的房门也都敞开着,屋子冷冷清清的,空无一人。杏儿哪去了呢?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若是她到别人家去串门,这时候也早该回来了,也不至于连大门也不锁就走哇。再说,山里大老远的才会有一家人,而杏儿也不认识谁呀?陈光不顾疲劳,边喊便找,折腾了大半宿,一无所获。第二天,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又到大山里他仅知道的大猛子等几户人家去询问,依然没有。他知道,妹妹十有八九是被老屁股精给抢走了。山海茫茫,要找到妹妹谈何容易,但不管千难万险,陈光下定决心,不把妹妹找回来,决不罢休。他卖掉了马,踏上了寻找妹妹之路。

       从此,陈光的足迹遍及了大大小小的山山岭岭、沟沟坎坎,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树上、草棵里,哪便利就睡哪儿;打到什么猎物就吃什么猎物,碰到野果就吃野果,饥一顿饱一顿的,受尽了苦难。他的须发常年没有梳洗,又脏又长,乱蓬蓬的,衣服被枝杈挂得也破破烂烂,非常褴褛,他也变成一个野人了,但却始终未见到妹妹的踪影。

      就在陈光极度失望的时候,他在离家十几座山的一个山坡的树枝上发现了挂着的妹妹的一只鞋,这山他也走过几次了,想不到以前他竟没有发现这只鞋。他不由得一阵惊喜,感到妹妹有可能还活着,这又燃起了他坚决要把妹妹寻找回来的希望。尽管这只鞋经过风吹雨打已经很旧了,他寻找妹妹的时间也已过去三年了。但从此后,他确定了寻找妹妹的方向和范围,仔细而又耐心地默默寻找。

 

原创:《妈妈讲故事》之三 —— 老屁股精 - 清音 - 清音

 

       一天下午,他刚刚吃了一只烤山鸡,靠在山半坡的草地上休息,忽然听见远处的山上随风传来一阵孩子的哭声,接着,听到一位妇女斥责孩子的声音:“没事瞎嚎丧什么,烦死人了。”当时,他并没感到怎样,后来仔细一琢磨,这妇女的声音咋这么熟悉呢?这不是妹妹吗?他一阵惊喜,腾地一下坐了起来,兴奋地张开口刚想喊,又一想,不对,一旦遇到老屁股精我要对付不了他就坏事了,还是稳妥一下吧。于是,他尽力抑制自己的喜悦之情,迎风向前走去,走不到半里地,他见到远处的一个青石砬子,顺着踩过的小道往前走,走到了石砬子下一块巨石堵着的洞口,他的心不由得噗噗噗噗地跳个不停,他知道妹妹就在这洞里。这时,妹妹的声音又传出来了:“这该死的老屁股精,把我整在这个山洞里,也不知道哪个年月才能见到我哥哥。”陈光知道老屁股精出去了,便悄声地向洞里喊:“杏儿,哥找你来啦!”半响,里面才传出声音:“哥,是你吗?我可盼到你了,快把我救出去吧。”“妹妹,你等着,我想法把大石头搬走。”“好。”于是,陈光在山里寻到一根长木棒,走到洞口将大石头撬开,妹妹从里边挤了出来,兄妹俩几乎都不敢认识对方了,妹妹杏儿也披头散发,显得非常苍老。两人来不及多说话,拉起手来就跑,又怕被老屁股精追到,故意绕道而行,跑到家门口之后,确定老屁股精没有跟进来,才进院锁好大门,走进屋里,兄妹俩抱头大哭一场。各自叙述离别之苦。陈光才知道三年以来,妹妹只有在老屁股精的监督之下才能出外见见太阳,其余时光一直呆在洞里,不分白天和黑夜,不知哪年和哪月,她和老屁股精生了两个毛孩,按年月推算,大孩子应该三岁了,小孩子刚出生不久。

 

原创:《妈妈讲故事》之三 —— 老屁股精 - 清音 - 清音

 

       第二天晚上,老屁股精从大山里赶来了,坐在铁门外柳树下的长凳上不停地喊:“孩子他的娘呕,走地好匆忙呕,快回来奶奶孩子呕,哭的我好心慌呕。孩子他的娘呕,走的好匆忙呕 ... ... ”陈光知道自己不是老屁股精的对手,便和妹妹杏儿呆在屋里,一声不吭。老屁股精闹到了天亮,见毫无效果,才怏怏不采地离去。

        白天,陈光知道老屁股精晚上还会再来,就邀请居住在较近的大猛子等三个邻居到家里壮胆,并将柳树下的长条凳子涂上黏糊糊的油漆,然后,在家里静静地守候老屁股精。

       果然,到了晚上,老屁股精又来了,他坐在长条凳之上,感到屁股被油漆粘住了,连忙往起站,但油漆太黏,粘得他挣不开,一挣连凳子一块儿都带了起来。于是,他一边挣扎一边喊:“腚沟腚沟起吆,起起了二斗米吆,腚沟腚沟嵌吆,嵌起了二斗面吆。腚沟腚沟起吆,起起了 ... ...”这种情景被守候在屋里和院内的众人发现了,大家拿着斧子、铁锹、木棒等武器打开大门,一顿猛削,把老屁股精打死了。后来,杏儿想孩子,求哥哥去山洞里将孩子带回来。哥哥和一大猛子搭伴一起去了老屁股精居住的山洞,发现小毛孩已经饿死了,那个大的毛孩不知爬到哪儿去了。一年后,杏儿嫁给了大猛子,陈光也娶了媳妇。大山里的老屁股精从此销声匿迹。

 

原创:《妈妈讲故事》之三 —— 老屁股精 - 清音 - 清音

 

      后记:这是妈妈讲的最短的一个民间故事,也是我从记忆深处刚刚翻弄出来的,能使它获得新生,我很欣慰。本以为这个只用一小会儿就会讲完的故事,写起来也不会费事,想不到却写了两天,讲是一回事,真正写起来考虑的事儿就得周全一些。写作,真的不容易。

  评论这张
 
阅读(1378)| 评论(1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