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童年索迹之一------我的三次大哭  

2015-12-17 11:3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多彩双色茶花 - 零心 - 零心的博客

        

        随着年纪的逐渐变老,童年相隔的时间足迹越来越淡远,但每当回顾往事,仍然感到温暖,感到亲切,感到幸福。当然,许多的儿时光阴似乎从来就没有记忆,而已尘封在宝库内的散碎之事,时间太久,也应该拿到阳光下晾晒晾晒啦。

        这三次大哭,具体发生在什么时间,先后顺序如何,已无从记得了,大约都是六岁以前的事。

        那是夏季一天的上午,妈妈到房前离家不远的东南方向的小河去洗衣服了。我一人在家,闲来无事,就在炕上(南炕)咿咿呀呀地唱歌,我从炕沿边走到南窗前,再从南窗前走到炕沿边,来来回回,边走边唱。西屋和我同岁的女童小香子也在西屋她家的南炕上像我一样边走边唱。两家中间是原来用被卸下来的大院门隔着的,所以不隔音。我不知道自家的橘黄间白色的小狸猫何时睡在南窗下,似乎我踩了它一脚,好像它发出了呜嗷的一声轻吟,但我光顾着去兴奋地唱那些没有歌词、不成调子的歌儿了,根本没想到小猫的事情。半响,我突然发现小猫睡在窗跟前,心想,我来回行走,会不会踩死它呀,于是我拨拉它,它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这才发现小猫已经被我给踩死了。于是我嚎啕大哭,抱起小猫就像河边走去找妈妈,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妈妈。妈妈安慰了我一通,我才止住了啼哭。 


【原创】多彩双色茶花 - 零心 - 零心的博客

        一个夏秋之交的上午,未婚的大舅和大舅妈去龙王庙照相,带着我同去。到了照相馆,大舅让我坐在椅子上等着,他和大舅妈到里面照相。我坐在外屋等了较长时间,还没见大舅他们没出来,心想:他俩上哪去了呢?不由得感到一阵恐慌,于是走出屋外,沿着街道往北走,挨着道东的人家边走边哭边挨着个个窗口往屋里瞅,边一声声地呼喊着“大舅”,大约走出八九家吧,我听到大舅在身后边跑边喊:“九红子,九红子(我的乳名)。”我停住了脚步,被大舅领回了照相馆,后来,他把我领进了照相室,他们照完了订婚照,领着我一同回到了殷家堡子。


【原创】多彩双色茶花 - 零心 - 零心的博客

        第三次的时间是秋天的秋收季节,姥姥领着我去捡地(捡秋收后落在地里的庄稼),走到后沟后,姥姥或许嫌我累赘,把我安排在山前一座小庙的石头上坐着,告诉我:回家的时候我来领你回去。我静静地坐着,时间过得很慢长,我从早晨一直坐

到中午,正午的阳光强烈地照着我,姥姥还不来,我大哭起来,哭了很长时间。被住在后沟小庙附近的何家的老奶奶听到了,她走到小庙前领着我翻山把我送回了家。原来,姥姥捡地回来,把我忘记了,她自己走回了家。下次再捡地,她还要领我去,我不敢再去了,姥姥说:姥姥再不会忘记你了,我才同意和她去。

       至今,姥姥、何奶奶、爹爹、妈妈,这些老人已经都离开人世了,大舅、大舅妈在山西太原已多年失去了联系,估计也应到阴间去了。愿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平静、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