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童年索迹之二------我的四、五次大哭  

2015-12-18 14:0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养心音乐 - 我是一片云 - 我是一片云

 

         童年,离我已经愈加遥远,似乎成为迷惘的梦境,似乎变化为飘散的云烟,我秉着记忆的搜索,将你拉近眼前,虽然孩提时代桩桩件件琐事不值一谈,但却使我难以忘怀,使我珍惜留恋。

   这第四次和第五次的大哭和前三次一样顺序和时间已经都记不得了,而所作的事儿却较清楚。

 

养心音乐 - 我是一片云 - 我是一片云

 

小时候爷爷每天都抽烟,用得是长杆的带烟嘴往烟锅里装烟的大烟袋,每当我看到爷爷抽烟时,每吸一口烟,烟锅就冒出红火炭状的烟丝,感到很好玩。每每我也找一根高粱杆儿,一头插在嘴里,另一头插到灶坑点着火,吧嗒吧嗒学着抽烟。高粱杆两头不通气,一小会儿就灭了,需要经常去点。一次,妈妈正在东屋赶着小毛炉围着磨盘拉磨。我在外屋地嘴里裹着高粱杆低头到灶坑点火,不小心高粱杆顶到灶门脸的石头上,裹在嘴里的一头扎进了嗓子眼,我哇哇大哭站起来去东屋找妈妈,妈妈见了,把高粱杆从我嘴里小心地拔出来,然后卸下毛驴,磨也不推了,把我领到姥姥家,可能找了消炎片研碎了,用温开水给我喝了,后来也就好了,从此,用高粱杆做烟袋吸烟的游戏我再也不敢玩了。

 

养心音乐 - 我是一片云 - 我是一片云

 

   五十年代的家乡,家家都有小毛驴,推碾子拉磨都缺不了它。毛驴是需要放的,而大人们有没有时间,于是多家合伙雇了姓孟的一位十六七岁的姑娘放驴,每天早晨,她都到各家门口大声吆喝着:“放驴来!放驴来!”于是各家都将自家的毛驴赶出来送给她去放牧。一天早晨,孟姑娘又喊:“放驴来!放驴来!”大人喊我去放驴,我兴冲冲地将小毛驴从圈里赶出来,手拿一根棍子,边喊着:“叫、叫”地抽打它,便跟着朝大门外跑,这只本来很老实的小毛驴生气了,扬起后蹄崩的一蹄子踢到我额头上,我只感到“嗡”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我被踢得哇哇大哭,妈妈急忙领我到姥姥家,姥姥家当时住着修战备防空洞的解放军,解放军叔叔见了,忙给我洗净额头上的灰尘,涂上杀菌的药粉、缠上纱布,安慰了我一番,过了一些日子,我的伤口也自然好了。

   儿时小故事也不少,这五次大哭却首先闯进我的记忆,可见,它给我留下的印记较深刻。

 

养心音乐 - 我是一片云 - 我是一片云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