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音

网络连天涯,相逢皆是缘

 
 
 

日志

 
 
关于我

  原籍辽宁凤凰城,蓝旗殷家堡出生, 挨饿之年是‘六0’, 迁徙龙江八面通。 仅读‘初一’学未就,‘文革’一闹十年整, 返乡务农四春秋,中学教师十五冬。 调转物资局二年 法律机关后半生。 三个专科一大本,皆属函授混文凭。 胸仅点墨充骚客,堪笑也得小虚名, 勿需显贵光宗祖, 唯求恬淡与清平。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红宝石婚------风风雨雨四十年  

2015-06-27 16:4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美啦·~不收藏真是太可惜了【极品美图】 - 宝贝梦 - 享受人生


世外桃源~~太美了~~ - 宝贝梦 - 分享美丽·分享快乐·品味人生

 今天是2015年2月13日,农历12月25日,是我和老伴结婚40年之日。四十年婚姻被誉为红宝石婚,风雨如磐,相互厮守,不离不弃,也是相当不易和难能可贵 的,可喜可贺。

遥想当年——1975年前后,正值文化大革命期间。社会动荡不安,在我1965年从小学进入初一之后,仅学了一年文化课,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老师被作为“臭老九”任由一群胡作非为的学生们批来斗去。当时,穆棱市一中的师资力量非常强,是由一批大学毕业的群体组成。有的资历颇深,很有名望。然而,从校长到普通教师,不是被批斗,就是靠边站,根本就没有谁去从事教学工作。其实,果真有人去教学,也会被红卫兵们轰走,甚至会立即批斗。结果,我只是跟姚文元、戚本禹学会了如何写大字报,搞批判,白白荒废了初二、初三两年学业,领到了一张名不副实的初中毕业证书和四卷毛泽东著作返回了农村。那是1968年9月18日,令我刻苦难忘。

归乡务农,每天早起晚归,风吹日晒,披星戴月,忍饥挨冻,稍不如意,还要受到生产队“打头的”(在地里领头干活和分派社员劳动的头头)劈头盖脸的训斥,我是自尊心很强的人,怎能由其随意呵斥?常常会火冒三丈地和他顶撞起来。本来就因失学前途无望而精神萎靡,周而复始地重复毫无意义的繁重劳动又不顺心,让我情绪更加低落。1971年秋报名参军,并写诗一首已表心志,镇武装部长王某深受感动,将我排在第一名竭力推荐,然而,当年却因“林彪事件”,首次不招兵。

期间,我以探讨问题的方式开始和我意中之人秀娟接触,她是我小学和初中的同学,小学四年级时还是同桌。又是同村同一生产队的社员。日久生情,相互依恋。1971年冬季牡丹江中等师范学校公开向全社会招生,实行考试制度。这是文化大革命中的首次招生,秀娟得到消息之后,便告诉我、要我报名。我本不愿意当教师,不想参加,在她的动员之下,想到这是脱离农村的唯一出路,先画了一张表格报名了。之前,她报名但因家庭是地主成分村委会这一关通不过,而贫农成分的我村委会想压制没有任何理由。1972年4月考试,不久,即被录取。这是张铁生交“白卷”前一年的事。1972年7月30日我报到牡丹江市中等师范学校中文系学习,当时是速师班,学期仅一年。1973年8月我被分配到马桥河镇杨木戴帽中学担任语文教师。

由于家贫人多,我家是1960年挨饿从辽宁省逃难来到黑龙江的,当时父母仅带出我和二弟、大妹(爷爷在家守候),之后,母亲又生下三弟和两个妹妹,爷爷也从辽宁省北上,辽宁置办多年的家底一样也没带出来,一穷二白,一切都要从头打拼,生活极其艰苦。在我临近分配工作之前 ,81岁的爷爷又告别人世。我工作之后的工资仅为37元,连维持自己生活都很吃紧,难以贴补家用。

我和秀娟相恋三年,1975年农历12月25日父母好不容易凑足400元钱为我举办了一个极为简朴的婚礼。之后,父亲就套了一挂牛车,拉了点粮食和锅碗瓢盆,行走70多里地,到马桥河镇杨木村为我们安了一个临时的家,暂时居住下来。期间,我像本地教师一样,在生产队分给的园田地里栽种黄烟,将房前的小院子用木棍夹起来,种上了茄子、辣椒、黄瓜、香菜等小菜,过起了安稳的日子。八月份开学前,我从杨木戴帽中学调到刚成立一年的穆棱市第四中学。过不多久,家也从杨木村搬了回来,除了粮米油盐之外,增加了柴禾和半成熟的黄烟。回到钟山村之后(四中和钟山村仅隔一条铁路),先居住在岳父母家,半年后,住到村前趟街刘家西屋的南炕。第二年(1976年)夏季,我们又搬到村后趟街王家西屋居住。当年,我们的儿子林林出生了,我们当爸爸妈妈啦!在王家居住一年,由于王大娘的三儿子结婚需要房子,我与四中几经协商,搬到了日本侵略中国修建的飞机场仓库(归属四中)。这仓库是水泥砖、黑瓦垒砌的,由于年久失修,已成危房。夏天,外面下暴雨,屋内也雨水不止,不时棚上的黄泥被雨水泡湿“哗啦”一声掉下来,可谓惊心动魄。盆、桶等凡是能接水的器皿都用上了,外面雨停了,屋内仍滴答不止。闹的人心境十分恶劣。晴天后,我经常登梯子上房串瓦、换糟烂的瓦条子。冬天,水泥砖又吸凉气,冻得人煞骨头,比外面也强不了多少。比我稍晚搬来的董老师居住北屋,更是冷得可怕,他用纸条溜板缝挡风,浆糊摊在纸上还未等往板缝溜,浆糊已经冻上了。两家的女人和孩子已经躲到亲属家避难去了,只有我们两个难兄难弟还在留守。


世外桃源~~太美了~~ - 宝贝梦 - 分享美丽·分享快乐·品味人生

太美啦·~不收藏真是太可惜了【极品美图】 - 宝贝梦 - 享受人生

       尽管如此,我仍未灰心,夫妻二人齐心协力,进行室内改造。由于这仓库是西山墙开门的,之前,一位姓林的住户做过整修,中间为走廊,南北自然分开,各有两间屋子,即我和董老师都有东西屋。为防止寒冷,我将西屋靠走廊的墙壁抠了一个方洞,按了一个玻璃窗,窗西是屋门,进门为厨房,厨房和火炕之间打一道间壁墙。东屋的走廊墙壁本来按了一扇门,为防寒被堵上了,在西屋和东屋之间砌了一道墙,按了一道板门,刷上石灰,和墙成一样颜色,不知道的人是看不出的。房前和房西的空地用木条夹上障子,种上小菜,生活虽苦,也有些滋味。

     大约是1979年吧,市房产处将这日本飞机场仓库当作危房,决定重新翻建,此后我们才走出苦难之地,生活逐步步入正轨。回顾往昔,步步艰难,实属不易。如今安逸了,儿子林林工作理想,提升为单位的中层干部,孙女升上中学了。我们老两口已经66虚岁了,我的皱纹加深,白发满头,当然她也不再年轻了。年轻的夫妻变成了老来伴,未来的岁月将会越过越少,需要惜时如金,扣紧情感的链条,并肩携手,同舟共度,让晚霞变得更加灿烂瑰丽。

       注释:此文2月13日写了一部分,就搁下了,一拖就是四个月,今天才重新执笔,将它写好。

 


太美啦·~不收藏真是太可惜了【极品美图】 - 宝贝梦 - 享受人生
太美啦·~不收藏真是太可惜了【极品美图】 - 宝贝梦 - 享受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